<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上半年債市違約圖譜:國企首超民企 房企違約率進一步提高

蔡越坤2021-08-21 09:22

經濟觀察報 記者 蔡越坤  違約規模進一步增加、國企違約首次超過民企、房企違約率進一步提高——2021年上半年債券違約呈現繼續蔓延的趨勢。

根據聯合資信評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聯合資信”)統計,2021年上半年,我國債券市場新增18家違約發行人,共涉及到期違約債券59期,到期違約金額合計約778.97億元,新增違約發行人家數、涉及到期違約債券期數和到期違約金額較2020年上半年(13家,44期,554.21億元)和2020年下半年(17家,48期,432.56億元)均有所增加。

截至2021年上半年,我國債券市場累計有238家發行人發生違約,共涉及到期違約債券646期,到期違約金額合計約5729.69億元。

其中,上半年債市違約一個明顯的特征是:地產行業受各類調控政策影響,信用風險加速釋放,上半年違約率為1.17%;城投企業融資環境收緊,雖無實質性債券違約事件,但信用風險事件持續發生,引發市場擔憂情緒。

國金證券研究所將上半年新增違約主體的原因總結為四個方面:第一,公司內控薄弱,治理出現問題,如關聯方資金占用、大額對外擔保、大額應收賬款等;第二,盈利能力嚴重弱化,可能受行業景氣度下降,行業政策等影響;第三,過度激進投資,包括主業擴張及跨行業經營;第四,再融資嚴重受阻,包括銀行授信額度下降、資產被凍結等。與以往發行人違約的原因相比,上半年違約主體的問題存在較大的共性,多數是在激進擴張的背景下,遭遇疫情沖擊盈利能力大幅下滑,疊加內控薄弱,加速企業信用資質的惡化導致信用風險爆發,如海航系、協信遠創和隆鑫控股等。

國企違約首次超過民企

2021年上半年,地方國有企業信用風險持續釋放,新增違約主體占比首次超民營企業躍居首位。

根據聯合資信數據統計,國有企業方面,2021年上半年,受海航系破產重整影響,國有企業違約家數和涉及到期違約金額達到歷史新高點,新增違約發行人中,國有企業共12家,在新增違約主體總數的占比為66.67%,較2020年上半年(3家,23.08%)和2020年下半年(6家,35.29%)均大幅上升;其涉及到期違約金額約為530.20億元,較2020年上半年(446.12億元)和2020年下半年(241.47億元)均有所上升。

聯合資信表示,2021年上半年,國企違約發行人為海航系發行人和北京紫光通信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分別來看,海航系違約主要原因為企業前期激進擴張,內控薄弱,疊加疫情影響,導致企業盈利能力大幅下滑,加速企業信用資質的惡化,最終引發信用風險暴露。激進投資與高杠桿并購導致巨額償債壓力。

聯合資信稱認為,國企違約首次超過民企反映出在國企信仰受到沖擊后,弱資質國企信用風險加速暴露。民營企業隨著此前違約風險出清,新增違約債券占比呈逐步下降趨勢。

在民營企業債券違約方面,2021年上半年新增違約發行人中民營企業5家,占比為27.78%,較2020年上半年(8家,61.54%)和下半年(10家,58.82%)均有所下降;其涉及到期違約金額約為243.59億元,較2020年上半年(91.71億元)和2020年下半年(179.59億元)均顯著上升。

上海新世紀資信評估投資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世紀評級”)表示,從上半年的違約事件來看,“海航系”12家主體及紫光集團雖然在股權結構上為地方國有企業,但國資屬性較弱,政府對其實際控制能力較低,其實際運營過程中得到地方政府的支持力度也偏弱。“海航系”違約主體在破產重整前的實際控制人為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會,紫光通信(紫光集團)則為清華大學下屬校辦企業紫光集團的子公司。

此外,新世紀評級稱,在2021年上半年的信用風險事件中,重慶能投集團、呼和浩特春華水務、中國工藝集團等國有企業發生了票據、銀行貸款等逾期事件,這也表明了對于在地方政府或地方經濟發展中重要性較弱的國有企業,特別是存量債券規模較小,信用事件影響相對有限的國有企業,政府支持力度可能會相應下降,即弱資質國企仍存在信用資質繼續惡化的可能。

房企違約率大幅增加

上半年債券違約另一個顯著的特征是房企債券違約明顯大幅增加。

根據國金證券研究所統計,2021年上半年地產債違約率為1.79%,較去年下半年大幅提升,創歷史新高。去年下半年違約率僅為0.8%左右。此外,從規模來看,上半年房企債違約規模近300億元左右,年下半年債違約規模為150億元左右,增加了近一倍。

從性質上看,地產違約主體目前以民企為主。地產債違約數量不斷增加,且違約企業規模不斷擴大,逐漸向TOP50房企蔓延,表明隨著地產融資政策不斷收緊,發債主體的再融資壓力加大,行業流動性緊張加劇。

自2020年三季度以來,多項房地產行業管控政策陸續實施,房地產行業融資持續收緊,信用風險加速釋放。

2020年8月,人民銀行推出《重點房地產企業資金監測和融資管理規則》,對房地產企業財務杠桿水平提出“三道紅線”要求之后,房地產企業持續收縮融資規模,降低杠桿水平;

2020年12月,人民銀行與銀保監會聯合發布《關于建立銀行業金融機構房地產貸款集中度管理制度的通知》,對境內銀行房地產貸款余額占比及個人住房貸款余額占比提出“兩條紅線”要求,約束金融機構對房地產企業的信貸供應。

2021年2月,國家自然資源部提出要求,各地方政府對住宅用地進行集中出讓,從供給端對房地產企業的現金流管理能力提出挑戰。

新世紀評級分析表示,從往年情況來看,2019年,發生違約的房地產企業集中于公司內控問題嚴重、跨業轉型過于激進的企業;2020年,泰禾集團、福建福晟等“高杠桿、高周轉”模式的大型房地產企業發生違約。2021年以來,華夏幸福、重慶協信、藍光發展等房地產企業發生實質性違約,房地產企業中短期內仍將面臨極大的經營回款壓力和再融資壓力。

此外,新世紀評級稱,相較于其他行業,房地產行業對資金的依賴度高,其違約風險主要來自于融資監管壓力的加大。在多個層面的監管壓力之下,2021年上半年房地產企業違約風險呈現出上升態勢,如華夏幸福等結算周期長、資金沉淀高的房地產企業在融資壓力之下,信用狀況迅速惡化,從而發生違約。

對于信用債市場展望,國金證券研究所認為,隨著央行定向降準落地,下半年信用環境將逐漸轉向寬松。但考慮以下幾點因素,預計信用違約高發的情況仍會延續:第一,2021年下半年信用債到期回售規模為5.14萬億左右,與上半年基本持平,到期償債壓力仍大;第二,民企內控問題嚴重,如大股東或實際控制人挪用資金或違規擔保、關聯方占款高、戰略規劃激進等事項頻繁發生,金融機構對民企仍保持規避態度;第三,部分僵尸國企盈利及流動性問題突出,隨著弱資質國企不斷打破剛兌,且違約主體評級不斷提升,優勝劣汰尾部出清或將成為常態。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資本市場部資深記者
主要關注債券、信托、銀行等領域的市場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