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經觀頭條 | 匯中財富兌付迷局:先打款、后簽合同,產品交易模式及資金去向成疑

胡艷明2021-08-20 22:17

經濟觀察報 記者 胡艷明 上萬名投資者,在等待著匯中普惠財富投資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下稱“匯中財富”)的兌付。

8月13日,匯中財富官微發布“關于開展第(二)期兌付公告”稱,截至到2021年4月1日——4月30日之間到期的金交所產品客戶、有限合伙產品客戶及匯中網客戶投資人,安排本月按本金比例進行小兌付。

公告一出,在匯中財富投資者群里引來對于“對賬”操作的質疑。此前7月19日,匯中財富公布第一期兌換方案,包括用債權購物和折換房產,曾引發投資者們的不滿。

今年3月26日,匯中財富官微宣布面臨短期內喪失兌付能力。此后近半年的時間里,投資者們四處尋求解決方案。

區別于以往P2P因自融而爆雷,這次讓投資者陷入兌付困局背后,是匯中財富的借助地方金融交易所或產權交易所等平臺進行的一種新的資產交易模式。其中涉及到多家融資租賃公司、保理公司在交易所的摘牌、掛牌,地方金融交易所本身是進行各類資產交易的場所,對匯中財富的產品沒有監管責任,卻在無意間“被”成為產品發行推介時的背書。

匯中財富早期靠經營P2P業務起家,旗下有多家地方分公司,實際控制人為曹偉。在許多宣傳推介資料中,匯中財富一直宣稱自身是“央企成員企業”。在P2P業務逐漸清退后,匯中財富在2018年開始轉型“金交所”產品,也即本次爆雷后投資者主要投資的系列產品。

經濟觀察報記者梳理匯中財富近幾年發布的“金交所”系列產品,發現其中頗有蹊蹺。首先是不同系列產品中,有幾家融資租賃、商業保理公司頻繁出現,且角色出現互換;其次,匯中財富發行的不同系列產品,預期收益率類似,且產品合同中對于資金用途語焉不詳,有的則直接概括為“補充發行人流動資金”。

這也引起了投資者的質疑:這些掛牌、摘牌公司是否多為匯中財富掌控的“空殼公司”,從投資者處募集資金,看似投向了在金交所掛牌的某些項目,實則資金大都在匯中財富控制的賬戶中?

有匯中財富的業務員告訴記者,目前公司尚未兌付的本金約120億。匯中財富在公告中稱,“匯中從2013年成立至今,經歷了8年的輝煌發展,已為數萬名客戶的300億資金提供了服務和兌付。”

未兌付的高息產品

2021年7月28日下午兩點多,記者來到匯中財富總部地址,這里還保留著春節的裝飾,兩盞紅彤彤的燈籠懸掛在門口,玻璃門上還有“新年快樂”的貼畫。

走過前臺,辦公區有些空蕩。不一會兒,一波一波的人走進來,他們大多拖著行李箱,手里拿著充電寶,將行李放到墻角,坐到空空的工位上,他們等候著跟這里的負責人“談一談解決方案”。這些人是來自全國多地的匯中財富投資者,其投資的產品“爆雷”幾個月了。

今年3月,匯中財富突然發布暫停運營,此后,投資者之前購買的產品相繼出現兌付問題。到了5月份,投資者沈月的客戶經理告訴她,其投資的50萬產品兌付不了了。

沈月回憶稱,2020年底,匯中財富在浙江的業務員跟她介紹匯中的投資產品,只需要投半年,沈月說業務員是她的朋友,當時就投了錢,“等發現出事了之后,合同和認購證書才給我。”

沈月給記者提供的《國鑫·優債系列五期金融資產收益權項目法律文件》(以下簡稱“國鑫優債5期”)顯示,她購買了30萬的份額,半年期產品的年化利率7%。另一份是《信誠 9號系列產品一期產品說明書及認購協議》(以下簡稱“信誠9號一期”)顯示,沈月購買20萬元份額,也是半年期產品,年化利率也是7%。

“國鑫優債5期”的掛牌方是山東瑞興嘉誠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瑞興嘉誠”),摘牌方是江蘇駿鑫泰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蘇駿鑫”),備案登記機構是天津金融資產交易所,發行產品規模不超過3000萬。

這個產品是以江蘇駿鑫作為摘牌方(也即發行方)來募集資金,資金用途是“用于定向摘牌瑞興嘉誠在金融資產交易所備案登記的駿鑫1號債權”。從上述交易結構來看,“國鑫優債5期”募集的資金到瑞興嘉誠,未披露下一步流向。

“信誠9號一期”的發行方也是瑞興嘉誠,發行規模不超過2000萬,所獲發行資金凈額用于補充發行人的流動資金。從匯中財富前業務員提供的推介資料來看,“信誠9號一期”募集的資金經過瑞興嘉誠到東信永誠資產管理(深圳)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信永誠”),最終的資金流向不得而知。

4月20日,沈月投資的產品到了兌付的日期,到了5月2日,沈月的業務員告訴她匯中財富已喪失兌付能力的情況。

投資者李譯文的產品協議是“國鑫優債系列產品10期”,她投了20萬。與沈月不同的是,她已經是匯中財富五六年的“老客戶”了,在前幾年的投資中,她投的產品都順利兌付,3月的爆雷讓她感到意外。她對記者表示,一開始得知消息,她愿意給匯中財富時間和機會,但是未想到最后匯中財富的行為讓她十分失望。

投資者劉方軍在匯中財富投的資金比較多,他手上現在沒兌付的產品共計有上千萬。劉方軍投資了“添鴻2號保理應收賬款產品第三期”(以下簡稱“添鴻2號三期”),購買250萬元,期限12個月,年化利率9.3%;還有“天金·金豐4號4期金融資產收益權項目”(以下簡稱“金豐4號4期”)投資300萬元,期限12個月,年化利率9.3%。

上述添鴻2號三期的發行方是鴻燕融資租賃(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鴻燕融資租賃”),“投資者委托鴻燕融資租賃在天津金融交易所摘牌,受讓本協議選定的投資標的……”在上述合同中,未說明募集資金去摘牌哪家機構的產品。

金豐4號4期的掛牌方是東信永誠,摘牌方是金豐融資租賃(廣州)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豐融資租賃”),備案登記機構也是天津金融交易所。

上述沈月、李譯文、劉方軍投資的產品均已逾期,據上述投資者回憶,他們的投資過程中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先打款、后簽合同”,在沒簽訂合同前,已經將錢打到了業務員指定的收款賬戶。

產品交易模式及資金去向疑問

自2016年底,“交易所”一度成網貸平臺的轉型新方向。彼時,隨著網貸監管細則的落地和互金整治的發展,多家P2P起家的公司宣布設立或者涉足金融資產交易中心。

當時的金融資產交易中心,指用互聯網平臺為各類金融資產提供撮合交易,解決投資渠道和融資問題,也能為資產提供交易。匯中財富在2018年才開始發行金交所相關的產品。

投資者沈月、李譯文、劉方軍提供給記者的多份合同中,瑞興嘉誠、江蘇駿鑫、鴻燕融資租賃、東信永誠等主體頻繁出現,有的公司在同一系列不同產品中扮演的角色也不同,在某產品中是摘牌方(發行方),到了另外一份產品中又成為了掛牌方,比如,瑞興嘉誠在國鑫優債系列產品8期中是發行方,在國鑫優債系列四期債權收益權產品中則成了掛牌方。

以沈月和李譯文購買的國鑫優債系列為例,記者梳理發現國鑫優債系列有不同的產品類別,沈月購買的“國鑫優債5期”和李譯文購買的“國鑫優債系列產品10期”,倆人分別將投資款打到了江蘇駿鑫和瑞興嘉誠的公司賬戶。

信誠9號系列的發行方分別是金豐融資租賃和瑞興嘉誠,合同上的打款賬號也是這倆家公司。

在金豐系列和瑞安系列中,東信永誠、瑞興嘉誠和江蘇駿鑫再次出現,最終投資者也將投資款打入這三家公司的銀行賬號;同時,金豐融資租賃和瑞興嘉誠以掛牌方的形式出現。此外,瑞安系列和國鑫·優債系列四期——七期債權收益權產品的用途一樣,都是“用于定向摘牌瑞興嘉誠在金融資產交易所備案登記的駿鑫1號債權”。

在添鴻系列中,鴻燕融資租賃和華夏融欣(廈門)商業保理有限公司合作,產品是“保理應收賬款”;而資產收益權產品的合作對象又出現了一家山東嘉瑞星辰資產管理有限公司。

上述產品涉及到的交易所包括天津金融資產交易所、西藏產權交易中心、深圳亞太租賃資產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湖南信德信用資產登記備案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湖南信德”)等。

記者發現,同一系列產品的掛牌交易所也有不同,國鑫·優債系列五期債權收益權產品在天津金融資產交易所掛牌;國鑫優債系列產品10期中涉及的債權項目在湖南信德進行備案登記及轉讓。信誠7號資產收益權產品二期的產品在西藏產權交易中心掛牌,在信誠9號系列產品一期中,涉及到的債權項目在湖南信德進行備案登記及轉讓。

在幾份不同系列的產品合同中,產品的“預期收益率”大同小異,同一產品中,不同的持有日期和投資金額,對應不同的預期收益率,在年化6%-11.5%之間。“匯中的資產或者投資,老實說,都會有一個期限錯配。”7月28日下午,當記者問及產品為何全部無法兌付問題時,在匯中總部工作人員蘇某這樣回復。

匯中財富實際控制人曹偉在2017年接受媒體采訪時公開表示,匯中在合規這一塊,我們參照銀監會的規定,企業不能形成資金池,這是一道紅線。如果涉及到非法集資,不但公司利益沒法保障,客戶資金安全沒法保障。所以匯中目前采用的對接模式,可以很好的保證這種合規性。目前市面上主要有兩種模式:第一種是對接模式,采取出借人把錢通過由銀監會下發牌照的支付公司或銀行的渠道,把錢給到借款人。這個過程中,借款人跟投資者都清晰地知道這個錢什么時間在什么位置,在三方平臺、或者給到借款人。還有種模式是債權轉讓模式,也是絕大部分P2P公司采用,這種模式嚴重違反銀監會的資金池紅線,這種模式的方式是出借人把資金給到公司的某個人,再由這個人把錢給出借人。中間多了一個人,就形成了資金池。所以,目前匯中在全國規模性公司中,唯一采取對接模式,參照監管部門規定,是最合規,匯中在模式上保證了合規、透明,讓投資者放心,讓企業對接安全。

有接近匯中財富人士稱,自2013年匯中開始經營P2P業務,此后隨著監管政策趨嚴,采用過第三方托管賬戶的方式,后續匯中財富開始的金交所模式,匯中告訴客戶,這個項目是在金交所掛牌的,看似掛牌、摘牌的是別的公司,跟匯中沒關系,但其實是匯中控制的公司。在投資人將款項打到上述公司賬戶時,很多(資金)用來兌付匯中過往的逾期產品,這種模式是遲早要出問題的。

匯中財富的產品交易模式也引起投資者的追問,他們質疑參與交易的摘牌方、掛牌方公司為匯中財富設立的空殼公司。

兌付疑問

3月1日,一份落款為“曹偉”手簽名的《通知》發出,其中稱,匯中財富各區域、各營業機構:1.自2021年3月1日(含)起,停止公司資金募集類產品的咨詢服務,并停止各種方式的資金募集行為,停止資金募集類產品的所有進款。2.目前公司正在與專業的律師團隊一起,對公司的合規工作進行全面梳理。

3月26日,匯中財富官微發布消息稱,“不管是外部國內外投融資市場環境的惡化、2020年全球疫情影響、民間募資政策的趨嚴,還是公司內部運營管理的偏差、產品設計的失誤、風險應急處置的遲緩,現實的壓力在2021年初發生了疊加效應,我司投資的部分底層資產在此輪周期性下行的過程中縮水嚴重,回款艱難,難以繼續用利潤覆蓋投資回報,信貸類權益也陸續出現大范圍拖欠延期……最終還是面臨短期內喪失兌付能力……”

據李譯文反饋,匯中財富所在地的金融辦工作人員表示,之前匯中財富有一部分是P2P業務,在政策開始清退P2P后,匯中定期向金融辦匯報“三退”情況,金融辦每季度去現場,同時聘請律所和會計師事務所去匯中財富進行核查,資產也在逐步壓降。

“今年3月,曹偉跟我們說要停止兌付了,線下交易所的業務還是占大頭。這時我們才反應過來,匯中不只是在這邊(注釋:P2P業務),那邊(金交所業務)我們從來都不知道。當天和我們說完,第二天就停了。”7月28日,金融辦工作人員對前去咨詢的李譯文說,5月份政府部門開始介入,對匯中財富進行審計。

7月19日,匯中財富官微終于發布《匯中財富開啟第一期多種退出方式的公告》,第一期多種退出方式包括:(1)債權購物,本息快速等價易物;(2)折換房產,重資產保值增值。

但是沈月告訴記者,這個方案讓投資者非常不解,方案一的債權購物,是投資者可以在匯中財富指定的“庫購商城”中以債權換取物品,但商城中的商品質量難辨,且有價格虛高的問題。

而且進入商城,需要簽訂《債權換積分協議》,這份協議中一條是“甲方簽署本協議即表明甲方不再追究丙方及丙方代理平臺的所有刑事及民事責任。”甲方是投資者,丙方是匯中財富。

方案二則是折換房產。不過,匯中財富設置了1:1銷債附加條件,也就是100萬的房產,只能抵消50萬的債權,還得再自己交50萬元的現金。如果投資者要消除100萬債權,就要額外掏100萬現金,來換取名義上200萬的房產。

“這個方案就是把投資者當傻子耍。如果之前還對匯中財富有幻想的話,兌付方案出來之后幻想完全破滅了。”有匯中財富的前員工對記者稱。

7月28日,李譯文在匯中財富總部辦公室詢問匯中財富員工蘇某,何時拿出現金方案,蘇某說,“暫時真的還沒有。”

蘇某稱,“3月份出事后,很多后勤、內勤辭職,很多工作沒有人做。后續逐步搭建起架構來運作,肯定速度很慢。夯實一種,退出一種?,F在的關鍵是如何進行回款,資金回籠,給大家兌付。”

沈月、李譯文、劉方軍等投資人對第一期兌付方案都不滿意,他們期待匯中財富能夠拿出更有誠意的方案。

各地投資者們不斷尋求和匯中財富對話的機會,在8月6日的客戶線上溝通會上,匯中財富副總裁付楠稱,7月份匯中的線下進賬5237.5萬,近3個月保持在5000萬左右,因為失去了絕大部分還款金額,恢復之前每月的進賬任重而道遠。

8月13日,匯中財富官微發出《關于開展第(二)期兌付公告》,安排第二期小兌付計劃。 “本次兌付計劃的投資人為完成對賬操作(含因數據異常導致客戶申請異議),未完成對賬操作的客戶會在完成后進行兌付。”

因為在第一期的兌付方案中,有“甲方簽署本協議即表明甲方不再追究丙方及丙方代理平臺的所有刑事及民事責任”的內容,所以有投資者由此懷疑,對賬是否代表放棄之前的合同關系。“所有客戶的賬戶信息,匯中都有留底和保存的,對賬意味著什么?你只要能把對賬這兩字徹底解釋給我們每一個客戶聽,滿意的答案下,我相信客戶都會這么做的。”有投資者表示。記者將繼續關注匯中財富兌付事件后續進展。

(應受訪者要求,沈月、李譯文、劉方軍為化名)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金融機構新聞部記者
主要關注上市公司、證券、銀行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