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甲級寫字樓撞上稻香村

張雅楠2021-08-20 08:30

張雅楠/文 這是北京北二環邊上的一棟寫字樓,在它投入運營之前,這個片區最大的商業配套是一家稻香村。稻香村的營業時間是早八點到晚七點,每天早上七點四十五分左右,已經有老人排隊等在門口,這時,稻香村的卷簾門也會半打開,穿著整齊白色工裝的營業員在里面備貨、拖地、準備零錢。

這家分店和絕大多數稻香村不同,它不只售賣糕點,還有醬肉、涼拌菜等熟食,面條、饅頭等主食,豬肉、排骨等生肉,以及醬菜、蛋奶和小零食,品類比社區超市聚焦,食品品質在線,是周邊居民妥妥的外掛食堂。

它不怎么時髦,也不需要時髦,因為它所在的區域周邊三五公里遍布著老部委大院,有著大量對食材要求嚴格,又追求性價比的中老年消費者,零錢在這家店的使用頻率很高。每隔一段時間,還會有一位老人家推著小板車在稻香村門口賣針頭線腦,在各種針線、松緊帶間立一張卡紙,上面寫著“只收現金”。

時間好像凝固了一般,給這里涂上了一層歲月靜好的老城濾鏡,直到這棟寫字樓出現。

這棟寫字樓在稻香村路北,曾是二環央企辦公樓中的一個,但它遠離了扎堆的東二環,顯得有些孤單,最初進入更新隊列時,原本計劃改造成一個小型購物中心,一番調研過后,周邊客群和該購物中心主打35歲以下客群的定位不符,遂改為高端的寫字樓。

拆除重建持續了2年,現在,大大的白色摩根士丹利燈箱掛在頂樓,利落的玻璃幕墻線條、每天從地鐵口奔流而出的時髦年輕人、星巴克、Wagas以及月均300多元/平方米的租金水平都使它在這個老生活區成為一個超拔的存在,和隔壁的稻香村像是分別代言了兩個時代。

這種區別在白天尤為明顯,一條窄窄的馬路兩側,一邊是工作商務,一邊是市井生活。寫字樓西、南兩個門前的小廣場上,有外擺的桌椅、綠植,西裝革履的商務人士會在外面啜著咖啡談事情,而稻香村門前的客人總是拎著大包小包的吃食。

傍晚時分,兩撥人流開始交匯,白領們下班路過稻香村也會進店買點東西,還不忘買上兩串稻香村特色雞肉串羊肉串,再坐地鐵回家,而吃過了晚飯的附近居民則三三兩兩來到寫字樓前,輪滑、羽毛球、跳繩、毽子,熙熙攘攘有如在操場開運動會。

為何會有這么不約而同的聚集,其實原因很簡單,寫字樓前的小廣場提供了一片開闊的場地和平滑的地面,營業到九十點鐘的商鋪,發出的燈光不那么明亮,但提供了足夠的照明,這點光亮,有點像張愛玲筆下弄堂口那束深夜餛飩攤的光,它帶來的不僅是照明,還是生機和安全感。而人的活動也給寫字樓帶來了活力,即使很晚,臨街的店鋪都可以有生意,同時,也避免了這棟寫字樓在夜晚成為大社區里的安全黑洞。

當城市更新成為城市的新命題,還將有無數的寫字樓將要和“稻香村”發生碰撞。過往,更常見的情況是,稻香村會被一起鏟平,蓋成另一棟寫字樓,那些針頭線腦、棗泥糕的記憶會被永遠埋進玻璃幕墻的森林里?,F在,來自頂層設計的城市更新要求不再大拆大建,循序漸進式的改造就意味著新要融入舊,舊要包納新,而彌合起新舊的是人。

當夜幕降臨,孩子大人們在小廣場上各得其所,你會發現,真正能吸引住人的東西,其實都很簡單、很具體,稻香村里令人安心的食物和寫字樓帶燈的平坦小廣場,有種內在樸實的一致性。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不動產運營報道部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