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華米二季度總出貨量1150萬臺背后 全球化擴張下自主品牌手表銷量已經翻番

錢玉娟2021-08-19 20:46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錢玉娟 北京時間8月19日美股開盤前,華米科技( NYSE:ZEPP)發出了今年的二季度財報,數據顯示,其營收同比增長61.4%,達18億元人民幣;凈利潤達4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速也高達59%。

對于營收數字增長達到預期上限,華米科技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黃汪表示,“這要歸功于自主品牌Amazfit和Zepp表現突出。”從財報來看,華米的硬件產品在二季度的總出貨量達1150萬臺,相較去年同期的890萬臺,增速達29.2%。而黃汪重點提及的兩大自主品牌手表的出貨量同比增超114%,產品收入增長達81%。

實際上,自主品牌呈現出的亮眼成績,在黃汪看來也證明著品牌在全球化方向上的持續擴張。盡管2021年上半年行業依然受到疫情的較大影響,但綜合半年的情況看,他給出了一組數據,華米Amazfit和Zepp這兩大自主品牌的收入同比增長了83%。此外,從IDC6月發布的報告數據來看,華米自主品牌手表的出貨量位列全球前四。

當然,眾所周知,華為還為小米設計和制造可穿戴產品,值得一提的是,二季度里因小米手環6的推出,使這類產品的出貨量增長在22%,而為華米帶來的收入增長也不容小覷,高達53%。

除卻以上兩方面因素,“一些地區疫情管控限制逐漸放寬,以及持續的費用控制”,華米科技CEO鄧成分析指出,上述都推動著二季度的營收增長和利潤提升。

數據顯示,華米在二季度中投入的研發費用占總收入的8.7%,同比增長36.8%,達1.6億元人民幣。財報中對此增長做出解釋,主要源于新的核心專利技術投入和新產品研發人員的投入。

據悉,就在過去的7月中旬,華米科技不但發布了智能可穿戴芯片黃山2S,還推出了自研的智能手表操作系統Zepp OS,并為這一操作系統打造了一個開放的健康管理平臺。

從當前來看,整個智能可穿戴領域中,華米已經打通了芯片、算法、操作系統這一全域生態,不過放眼全球,蘋果、華為兩大廠商也已經實現了在智能手表這一硬件品類上的全域開發。

黃汪自知造“芯”這條路的艱辛,他甚至在黃山2S發布前夕寫下長文講述華米踏上這條路的原因。在智能穿戴行業深耕多年,黃汪將智能硬件的發展分為“拿來主義”和“自主研發”兩類,他認為,“拿來主義”雖然帶來便利,但同時也如雙刃劍,會給企業戴上隱私的枷鎖。

長遠目標下,要應對市場競爭,走上自主研發這條路的華米科技,必然要擔負起技術投入上的巨額花費。

黃汪曾給出一組數據,近3年時間里,華米平均每年在研發費用上投入4.1億,去年一年更是投入5.38億元,這一投入規模是其他新興互聯網公司及智能IoT硬件企業的2-3倍。

投入之巨,也讓華米收獲著果實。三年,三款芯片,從黃山1代到如今的黃山2S,華米也實現了芯片從“能用”到“好用”的進階。據悉,黃山2S的運算效能直接在前代芯片上提升了18%,運行功耗降低了56%,休眠功耗降低達93%。

在黃汪所勾勒的未來圖景里,他希望華米能從“芯路”找到發展的“新路”,基于全域自研及軟硬一體化的戰略,進一步在健康領域深耕,并在“可穿戴+大健康”的風口上占據有利的競爭位置。

芯片與自研系統的推出,都將作用于華米的新產品和功能服務之中,這讓黃汪對2021年下半年的信心增強。不過,鑒于疫情的不確定行以及銷售的季節性問題,華米第三季度的營收預期保守估計在16億元至18億元人民幣之間。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TMT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并報道TMT領域的重大事件,時刻保持新聞敏感,發現前沿趨勢。擅長企業模式、人物專訪及行業深度報道。
重要新聞線索可聯系qianyujuan@eeo.com.cn
微信號:EstherQ138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