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萬洪建稱萬洲國際的作用是把雙匯的錢轉出境外 萬隆正在香港開會

鄭淯心2021-08-18 12:22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鄭淯心 8月17日,雙匯發展、萬洲國際董事長之子萬洪建發表的署名文章《萬洪建:我眼中的父親和萬隆》中提到,“萬洲沒有實際的生產運營,它實際上就是雙匯與史密斯菲爾德的拼盤,它的作用,就是通過各種眼花繚亂的財務手段,復雜的架構,將國內雙匯的錢不露痕跡轉出境外,從來沒有逆向回流過。”

經濟觀察網記者撥通萬隆的私人手機,一位自稱是萬隆秘書的男性接起了電話,表示萬隆正在開會,他們正在香港,讓記者向國內雙匯的公共關系部詢問相關事宜。

然而,雙匯公關部并沒給有記者官方回復,有雙匯員工對記者表示,萬洪建寫的內容以斷章取義、片面曲解為主。

午間,萬洲國際在港交所發布澄清公告,董事會已經注意到近期本公司股票價格下降和成交量增加,及也注意到若干媒體報道有關萬洪建(因不當行為而被免職的本公司前董事)對本集團提出的指控。董事會謹此澄清,指控不真實且具有誤導性。本公司保留向萬洪建及/或對指控需負責的人士采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處于鄭州的雙匯下游供應商,如思念、三全內部人士表示,公司與雙匯的業務往來正常,關于雙匯的內部事情他們也不清楚。

8月18日收盤,雙匯發展(000895.SZ)股價下跌5.53%,萬洲國際(0288.HK)股價跌11.33%,股吧中的股民呼吁給投資者一個真相,他們想知道萬洲國際和雙匯究竟怎么了?

爭議萬洲國際

萬洲國際是萬隆與萬洪建之間的主要矛盾之一。

萬洪建接受媒體專訪時,痛斥萬隆“四宗罪”:雙匯國際收購美國史密斯菲爾德公司;萬洲國際十四五規劃,部分主要指標不切合實際;雙匯集團的新產品發展方向;萬洲國際經營重心不應該重美輕中。

萬洪建指出,收購(史密斯菲爾德)成功為借口,萬隆聯同自己秘書自我獎勵50多億港幣仍不滿足,再把原來承諾授予管理團隊的3.5億股萬洲獎勵股票,在2017年,也全部抓入萬隆一個人的口袋。

雙匯于2013年收購美國最大的生豬養殖企業史密斯菲爾德,此后雙匯和史密斯菲爾德整體在香港上市,被稱為萬洲國際。

史密斯菲爾德讓萬洲國際營收翻倍,從2013年的686億元一躍成為千億肉企,2014年營收即擴大為1361億元。2014年至今,萬洲國際營收從1361億元上漲至1669億元,7年間實現了23%的漲幅。

萬洪建提到,2014年到現在,史密斯菲爾德資本的支出達到30億美元。

在2020年,和很多豬肉企業一樣,萬洲國際受到疫情的影響。公開財報顯示,2020年萬洲國際產銷規模和經營業績同比下降,2020年營收1669億元,同比下滑0.7%,凈利潤54.03億元,同比下滑47.14%。

然而,頭部豬肉企業在2020年已恢復增長,萬洲國際的競爭對手新希望、牧原股份2020年分別營收1098億元和562.77億元,同比增長33.85%和178.31%,新希望凈利潤為49.44億元,同比略微下滑1.94%,牧原股份凈利潤則大幅上漲348.97%,達到274.51億元。反觀萬洲國際,2020年,萬洲國際經營利潤為14.99億美元,較2019年降低4.8%。

萬洲國際凈利潤腰斬的原因在于此前收購的美國肉企史密斯菲爾德。2020年萬洲國際的中國經營利潤上升24.2%,美國下跌32.6%,豬肉收入中國和美國分別貢獻了60.73億美元和51.69億美元,中國地區利潤為2.71億美元,同比上漲8.8%,美國則虧損0.33億美元。美國利潤的下跌主要是新冠病毒帶來的影響,包括生產效率欠佳、銷售不景氣、雇員支出增加、庫存計提等。

萬隆在致股東信中坦言,美國史密斯菲爾德受新冠疫情影響,開工不足,投入大、費用高,盈利大幅下降。

雙匯凍肉戰略失???

萬洪建在文中稱,今年2月26日,萬隆攜萬洲國際CFO郭麗軍一起簽發“關于調整美國六分體價格建議”,不理會國內雙匯管理人員的強烈反對,繼續大量進口美國六分體,2月底進口六分體的市場平均價格只有21500元,他們卻強行將美國產品進口結算價格從21000元/噸大幅提高到25800元/噸,進口量接近10萬噸。這批從美國史密斯出口到中國的(豬肉)六分體,給中國雙匯造成的損失多達8億人民幣以上。

他認為,這樣的關聯交易明顯違規,且事涉大股東利益輸送,“如今,這些昂貴的凍肉正躺在雙匯的倉庫里,成為雙匯的巨大潛虧,大把鈔票,又從太平洋上空飄到了美利堅合眾國”。

2021年3月開始,雙匯發展的大股東萬洲國際在國內豬價下行的情況下,主動提高了供給雙匯發展的進口豬肉價格,用于減少美國豬肉生產的虧損。

而隨著國內豬肉價格的平穩,中美豬肉差價縮小。據農業農村部信息中心和山東卓創資訊股份有限公司聯合監測,2021年1月11日至15日,國內16省市瘦肉型白條豬肉出廠價格平均值為46.56元,達到近年的高值,但隨著豬肉供需形式的改善,豬肉價格開始回落,到3月1日至5日,16省市瘦肉型白條豬肉出廠價格總指數的周平均值為每公斤35.89元,2021年5月平均值回落到每公斤24.01元,而到2021年6月則回落到20元/公斤。

如果按照上述數據,2021年3月1日后,雙匯生鮮品事業部使用的進口六分體到廠接收價超過25元/公斤,也就意味著從5月份開始,雙匯使用的進口豬肉就成了“高成本”原料。

2020年,雙匯發展計提資產減值8.38億元;今年上半年,雙匯發展繼續對這些生鮮豬肉存貨計提減值6.53億元。截止6月30日,雙匯發展存貨仍有77.58億元,而且比上年末增加18.38%。

2021年半年報顯示,雙匯發展上半年實現營收349.1億元,同比下降約4%;實現凈利潤25.4億元,同比下降16.6%;扣非凈利潤23.1億元,同比下降18.4%。相比于2020年同期43%和26.7%的增幅,呈現快速跳水。

對于利潤的下滑,雙匯發展解釋稱,主要因為2020年同期凍品盈利基數較高、本期由于中外價差收窄進口肉盈利下降、員工及市場費用的投入增加等。

人事變動

萬隆父子兩的矛盾走向前臺是由于一紙罷免公告。

今年六月,萬洲國際發布的公告稱,由于萬洪建近期對公司的財物作出不當的攻擊行為,使公司認為他無法履行其作為董事的才能、審慎及勤勉行事的職責。免去其董事職務,即時生效。

隨后萬洪建向在朋友圈發文透露當天細節,因個人建議與萬隆意見相左,他以拳頭砸向靠墻的房門,用頭撞擊玻璃墻柜,宣泄心中憤懣。隨后,萬洪建被保鏢等人摁倒在地之后便有了"太子被廢"的一則公告。

8月12日,萬洲國際發出人事任免公告,萬隆已辭任行政總裁,接棒他擔任行政總裁一職的是執行董事、前首席財務官郭麗軍。

萬洲國際還宣布,董事長助理、雙匯發展副董事長萬宏偉任萬洲國際董事會副主席。萬宏偉為萬隆次子。

萬宏偉今年47歲,2002年6月加拿大多倫多約克大學取得文學士學位,于2014年擔任公司行政總裁助理, 負責公司的公共關系。其曾擔任雙匯集團主席秘書、雙匯發展的董事兼董事會副主席等。

萬宏偉已與萬洲國際訂立服務協議,自8月12日起為期三年,將有權收取薪酬每年80萬美元及酌情管理花紅,而酌情管理花紅將于每 個服務年度結束后,由董事會經參考公司表現、當前市況及其作為董事的個人整體表現后議定。同時,其可認購萬洲國際250萬股股份。

萬洪建曾回應弟弟接班,稱,“我首先要恭喜弟弟,也會給他發一個祝福信息,同時提醒他以后在這個位置上的三個注意事項:不說話!不說話!不說話!”

“6月3日,我在辦公室被眾人按倒在地,只有我弟弟一個人用冰塊拂去我臉上冒出的鮮血,他內心絕對是一個善良的人。”萬洪建說,“宏偉不但善良,而且與世不爭,所以提醒他:雙匯的第二號人物,離父親的權位太近,極其危險,所以要步步小心,言語謹慎,最好不說話!這是我的切身之痛!”

對于自己的未來規劃,萬洪建表示:“我不會再回到萬洲國際,目前在家中休息,靜思回顧過去,計劃未來重新賣豬頭肉。在香港開店,賣咱們在家鄉時候吃的鹵制豬頭肉、肘子、紅燒肉等,這是中式類產品的代表產品。”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消費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大消費行業的市場發展和公司動向,擅長深度調查報道、高端人物專訪和產業剖析。
線索請聯系:zhengyuxin@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