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隋田力案追蹤:國瑞科技“專網通信”相關案件開庭延期

張曉暉2021-08-17 19:42

經濟觀察網 記者 張曉暉 葉心冉 上海電氣83億財務黑洞的故事,正在常熟市國瑞科技股份而有限公司(300600.SZ,以下簡稱“國瑞科技”)身上復制,連拖欠貨款涉及的都是同樣的公司,比如南京長江電子信息產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京長江電子集團”)和富申實業公司(以下簡稱“富申實業”)。

國瑞科技7月和8月的一連串公告,披露了其“專網通信”交易中的諸多細節,以及涉及隋田力和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星地通”)的擔保細節。

按計劃,常熟市人民法院原本于2021年8月16日開庭審理公司訴富申實業、哈爾濱綜合保稅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哈綜保”)及上海星地通案件,國瑞科技稱公司將會及時公告案件結果。

8月17日上午,經濟觀察網記者致電國瑞科技董秘辦公室,詢問相關案件情況,對方稱這些案件目前已延期,富申實業提出了管轄權異議,可能要等到9月份才能重新開庭。

爆雷和訴訟

2021年7月13日,國瑞科技發布《關于公司重大的風險提示公告》,稱公司經營的多網狀云數據處理通信機業務存在部分合同執行異常(扣除已收到的預收款項或定金后對應的存貨約9,844萬元)以及應收賬款16,685萬元逾期。

這是國瑞科技爆雷的開端。

2020年,國瑞科技與富申實業、南京長江電子集團、哈綜保簽訂了系列多網狀云數據處理通信機購銷合同,根據合同約定,國瑞科技應在收到客戶預付款或定金后在指定時間內完成備貨,并根據客戶指令交貨??蛻粢丫颓笆霾糠趾贤驀鹂萍贾Ц额A付款或定金,同時國瑞科技亦按照協議約定完成產品的生產和檢驗工作。

國瑞科技稱,近期,經多次催告,部分客戶仍遲遲未按協議要求按時履行合同約定的提貨義務。

7月16日,國瑞科技發布重大訴訟公告,稱公司已分別向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常熟市人民法院正式提起訴訟,向上述三家企業索賠3.42億元的應收貨款(含違約金)。

上海星地通對國瑞科技與南京長江電子集團、富申實業、哈綜保之間的專網通信交易,做了擔保,因此需要承擔違約金的連帶賠償責任。

哈綜保原本不參與專網通信交易,是富申實業將哈綜保拉下了水,國瑞科技的公告中解釋了哈綜保為何會成為被告的原因:

2020 年底,富申實業公司未能按照《產品購銷合同》約定的時間履行產品驗收交接和支付貨款的義務。為了盡快回籠貨款,經我公司(指國瑞科技)同意,富申實業委托哈綜保參照我公司與富申實業簽訂的原合同條款與我公司另行簽訂了多網狀云數據處理通信機購銷業務合同,我公司按要求向哈綜保交付了合同產品。最終,哈綜保亦未能按時履約。

富申實業出現在上海電氣、國瑞科技多家上市公司的專網通信案件中。

6月初,經濟觀察網記者調查發現,富申實業為上海政府100%持有,股東顯示為上海市政府第五辦公室。富申實業公司官網上,“公司介紹”部分只有一句話:“富申實業公司成立于1992年12月29日。”在官網的“產品中心”介紹部分顯示,其產品分密碼產品、移動安全和無線電管控三大類。其中密碼產品有量子隨機數發生器、移動安全有偶語安全即時通信系統,北斗指控平臺等等。

然而,兩個月之后,富申實業的官網已經無法打開,公司的股權結構,也查詢不到出資人信息,這家公司仿佛人間蒸發一般。經濟觀察網記者走訪富申實業在上海的注冊地址(武康路117弄2號),也未能尋找到這家公司。

在國瑞科技的專網通信交易中,涉及富申實業未付的貨款和違約金,總和大約在2.7億元。

南京長江電子集團在國瑞科技中的涉訴金額為6800萬元左右,交易方式與富申實業類似,預付10%定金,然后國瑞科技負責生產,通知其收貨時,卻出了問題,導致國瑞科技應收貨款壞賬。

國瑞科技在起訴南京長江電子集團的時候,亦被反訴。

南京長江電子集團向南京市棲霞區人民法院訴請判決解除原被告雙方(指南京長江電子集團和國瑞科技)簽訂的關于采購“多網狀云數據處理通信機”的四份《采購合同》,退還全部合同預付款人民幣700.74 萬元及支付因被告違約行為產生的違約金人民幣 350.37 萬元,共計人民幣 1051.11 萬元,并承擔相關訴訟費用。

經濟觀察網記者此前致電南京長江電子集團,試圖采訪相關交易情況,但對方以保密單位為由謝絕。

專網通信交易疑云

國瑞科技在公告里,披露了專網通信交易的業務模式:

下游客戶與公司簽訂銷售合同后預付 10%定金或預付款,公司收到貨款后,向供應商采購主材部件支付貨款,并向其他不同的供應商通過比價采用不同的付款方式采購軟件、殼體、輔料等元器件和原材料,公司與供應商分別簽訂了采購合同,同時添置了新的生產檢測設備,公司根據客戶產品技術要求,自己進行生產、組裝調試、性能測試、包裝成品,經客戶驗收后支付剩余款項,該類業務從采購到生產交貨周期為 9 個月以內。

2020年,國瑞科技實現多網狀云數據處理通信機購銷業務收入 21,072.78 萬元,并且該收入貨款已全部收回。

7月19日,有投資者向國瑞科技提問:“多網狀云數據處理通信機的主要用途是什么?”

國瑞科技回答:“該產品系公司根據產品技術要求,進行生產組裝調試、測試性能、包裝成品并交付客戶,具體用途我公司并不知情。”

這里出現了一個很奇怪的情形——公司對自己家生產的產品用途,毫不知情,但是卻有客戶前來訂貨,公司負責組裝、調試、包裝、供貨。那么像南京長江電子集團和富申實業為何不自己去找供貨商來生產呢?非要通過上市公司來轉一道手?

蹊蹺正是隱藏在這里。

經濟觀察網記者上網搜索“多網狀云數據處理通信機”,網上并無此產品的詳細介紹,也沒有說明此產品的用途。

但國瑞科技為何還要生產一款自己并不熟悉的產品呢?

有一些投資者猜測是為了沖業績、沖營業收入。

在國瑞科技與南京長江電子集團的訴訟公告中,提及了雙方的交易細節:

2020年5月9日,南京長江電子集團作為買方與國瑞科技作為賣方就買賣 1,530套多網狀云數據處理通信機簽訂了四份《采購合同》,合同主要內容:合同總金額為人民幣 7,007.4 萬元,合同約定:買方在合同簽訂生效后10個工作日內向賣方支付合同總金額 10%的預付貨款,賣方在合同生效后 270個日歷日內交付全部貨物。其中關于交貨地點的約定:賣方以安全、合理的方式將貨物運送到買方指定地點,經買方驗收合格后并簽署《到貨驗收交接單》。

現在的問題是,買方南京長江電子集團稱從來沒有收到貨,而賣方國瑞科技稱對方不履行提貨義務和付款義務。雙方陷入訴爭。

一位投資者質疑通過存貨貨值,對國瑞科技與南京長江電子集團的專網通信交易提出質疑:“貴公司存貨9844萬元是否意味著貴公司的此項采購合同已經付全款了,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要針對貴公司的法務提出強烈譴責了,居然能簽訂近乎100%的原材料采購合同和10%預付款的加工合同?”

對此,國瑞科技回復稱,下游客戶與公司簽訂銷售合同后預付10%定金或預付款,公司收到貨款后,向供應商采購主材部件支付貨款,并向其他不同的供應商通過比價采用不同的付款方式采購軟件、殼體、輔料等元器件和原材料,并非所有原材料都是采用100%付款模式。

國瑞科技的應收貨款壞賬,與上海電氣驚人相似,交易模式、手法、爆雷的風險敞口……近乎一致。其背后均有一家名為上海星地通的公司為專網通信交易做擔保。

案件能否水落石出,還需要時間。

經濟觀察網記者將繼續追蹤報道。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資本市場部記者
從事新聞行業超過12年,專注于時政、公司新聞報道,擅長采訪、調查、取證和突破。2006年起在經濟觀察報華東新聞中心(上海)工作,2008年派駐重慶,負責西南地區新聞報道。常駐重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