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第四范式沖擊IPO 人工智能即將邁向收獲季?

胡群2021-08-17 18:23

經濟觀察網 胡群/文 企業數字化轉型浪潮下,人工智能帶來的價值正在得到越來越多的凸顯,人工智能公司也備受市場關注。

8月17日,商湯科技傳出正與匯豐控股開展合作,安排其計劃中的香港市場IPO,此次IPO可能會籌集至少20億美元的資金。商湯科技向媒體表示,不予置評。

而第四范式則已于8月13日發布H股招股書。招股書顯示,2021年6月30日,第四范式完成D+2系列融資后后,隱含估值2.95億美元。隨著用戶群擴大及用戶支出增加,第四范式營收規模逐年大幅增長,在2018年、2019年及2020年的收入分別為1.28億元、4.60億元、9.42億元;2021年上半年,該公司收入為7.88億元,已接近2020年全年水平。2019年及2020年的全年營收同比增幅分別為259.7%、105.0%。

大規模應用的關鍵轉折點

金融是人工智能應用較為廣泛的領域,第四范式向市場推出的第一個應用技術就是針對金融機構。自2015年首次涉足金融領域以來,第四范式已服務包括大型國有及股份制商業銀行、證券、保險等眾多金融機構。

“雖然對很多金融機構而言,人工智能應用仍然較為零星,且往往只針對特定用例,但越來越多銀行業領軍者已開始通過系統性方法部署高級人工智能,并將其整合到貫穿前后臺的數字化經營全生命周期之中。”麥肯錫在《麥肯錫中國金融業CEO季刊》2021年夏季刊——《Fintech 2030:全球金融科技生態掃描》指出,盡管金融業每年在“銀行變革”技術舉措上投入數十億美元,但很少有銀行能夠成功地在全組織范圍推廣和擴展AI技術應用。

人工智能正式啟動是在1956年,至今已有65年的歷史,中間雖有幾次快速發展期,但直至2011年前,人工智能研發和實踐幾經波折后才迎來第三次發展機遇期。成立于2014年的第四范式趕上了人工智能的快車道。

“人工智能技術仍處于初步發展階段,并在不斷演進。”第四范式招股書顯示,人工智能在整體經濟中的滲透率一直呈現增長的態勢,但在很大程度上仍然面臨諸多發展瓶頸,個中原因包括數據不足、應用成本相對較高、系統安全和治理問題以及部署挑戰等因素。然而,近年來,市場及整體社會逐漸認識到人工智能帶來的變革性作用。

“第四范式從成立第一年就開始就服務金融機構,積累了比較多的落地場景,諸如營銷端提升信用卡營銷效率,風險端識別欺詐風險、信用風險、合規風險等。”7月9日,戴文淵在2021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表示,AI在過去做了很多有用的東西,但可能還沒什么大用,在企業內還不夠關鍵。這是今天AI面臨的最大問題,也是下一波AI浪潮的機會。

當前全球正在實現廣泛的數字化及互聯互通,數據量急劇增長。根據灼識咨詢的資料,2020年全球范圍內創造、獲取、復制及消耗了超過64ZB的數據,在過去十年間增長了近30倍,且預計在2025年將進一步增長至181ZB。龐大的數據量蘊含的重要信息為每個組織創造了大量機會,然而,數據量激增也為數據分析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挑戰,由人工處理數據分析任務變得愈發困難且成本高昂。在這樣的背景之下,數據的積累促進了人工智能應用。同時,人工智能從豐富的數據中學習、訓練和發展,變得更加智能,并能夠以更有效的方式解決現實中的問題。

人工智能持續助力全球各行各業的變革,各類機構的決策層也已經注意到這一點,并對人工智能進行投資。灼識咨詢報告顯示,2020年,全球人工智能支出達到1092億美元,相較2016年的284億美元,年均復合增長率為40.0%,并預計于2025年提升至3258億美元,年均復合增長率為24.4%;預計到2030年, 人工智能將驅動近15%的全球GDP。

“在AI領域,中國很大程度上已經具備了自主研發與應用的能力,原因在于中國的人工智能發展并不晚于美國,我們最早在2009年開始做AI應用的時候,TensorFlow、Spark這類耳熟能詳的開源技術都還沒起步,沒有拿來主義,只能依靠自主研發。”戴文淵在2021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稱。

在應用人工智能的先行者中,中國市場高度活躍,現正以不斷跨越現有邊界和急劇涌現的人工智能創新引領全球人工智能行業的發展。根據灼識咨詢報告,中國是全球影響力日益增加的主要人工智能市場。2020年中國人工智能支出達到人民幣1280億元,預計2025年將增長至人民幣6095億元,年復合增長率為36.6%。

備受資本青睞

“我們是企業人工智能的行業先驅者與領導者。”第四范式招股書顯示,根據灼識咨詢的報告,2020年按收入計中國以平臺為中心的決策類人工智能市場前五大參與者合計佔約50.3%的市 場份額,其中,第四范式占18.1%,是中國市場占有率第一的以平臺為中心的決策類人工智能提供商。

第四范式的解決方案涵蓋金融、零售、制造、能源與電力、電信及醫療保健等行業。其人工智能解決方案成功幫助銀行提高反欺詐識別準確率,幫助零售商預測銷量并制定精準營銷策 略,幫助制造商優化質量控制,及幫助能源公司檢測和預防設備異常和故障。

第四范式招股書顯示,標桿用戶(財富世界500強或公眾上市公司的先知平臺終端用戶)數目由2018年的18個增加至2019年的32個,并于2020年進一步增加至47個。每個標桿用戶的平均收入由2018年的人民幣390萬元增加至2019年的人民幣830萬元,并于2020年進一步增加至人民幣1230萬元。此外,每名標桿用戶的平均收入由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六個月的人民幣 730百萬元增加至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六個月的人民幣1030萬元。2019年及2020年,標桿用戶的淨收入擴張率分別為 250%及167%。

在與標桿用戶合作成功后,第四范式通過自身對行業的理解、與市場領導者合作樹立的聲譽以及人工智能生態系統,進一步加強業內影響力,進一步滲透并為其他 用戶提供解決方案,且無需進行大量的銷售及營銷工作。第四范式用戶的總數目由2018年的38個增加至2019年的79個,并于2020年進一步增加至156個。

快速發展的業務為資本進入提供了更多機遇。自2016年1月以來,第四范式共開放11輪融資,隱含估值從2666萬美元上升至2.95億美元。投資方主要有紅杉中國、思科、中信銀行、聯想、松禾資本、基石資本、春華資本博裕資本、厚樸投資等多家明星投資機構,并且成為首家由中國工商銀行、中國農業銀行、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交通銀行等五大國有銀行共同投資的創業公司。

為何第四范式能吸引如此之多明星投資機構?

“AI已成為新科技的戰略方向,搶占賽道是資本的邏輯。”中國銀行法學研究會理事肖颯認為,金融機構作為新科技的試驗場,已向市場證明A(人工智能)B(區塊鏈)C(云計算)D(大數據)等新科技可以在金融領域中重塑生產方式、優化產業結構、提升生產效率,下一步新科技將推動更多行業實現數字化、智能化。

第四范式的創始人兼CEO戴文淵是一名AI學者,他在業內首次提出遷移學習基本理論框架及主要算法方向,在遷移學習領域學術影響力排名世界第三,同時還是首位獲“吳文俊人工智能科學技術獎”一等獎的企業家。第四范式的聯合創始人楊強,是人工智能研究的國際專家和領軍人物、是首位國際人工智能協會AAAI華人Fellow、唯一國際人工智能協會AAAI華人執委、首位國際人工智能聯合會IJCAI理事會華人主席,他同時也是星云Clustar技術戰略委員會主席。兩位是遷移學習領域的領軍人物,其引導全球遷移學習的研發方向,他們的成就和貢獻在人工智能行業備受推崇。

作為一家以研發為重心的公司,第四范式研發人員占公司70%,研發投入持續強勁,在2018年、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公司研發費用分別為1.93億元、4.16億元、5.66億元及5.78億元,占同期收入的比例分別為151.2%、90.6%、60.0% 及73.4%。招股書顯示,第四范式將繼續投資加強研發能力,尤其是核心技術能力,以鞏固在行業內的領導地位。

當今企業間的競爭,已從產品、服務的競爭向生態系統的競爭中迭代。除了人工智能賽道及創始團隊等優勢外,第四范式在招股書中還給出了其人工智能生態系統。

“我們已經建立自己的生態系統,并堅信其對我們長期內外發展具有重要意義。我們的生態系統由頂尖大學、軟件和人工智能公司、軟件開發商、人工智能科學家、解決方案合作伙伴及各領域的行業領袖組成。我們的人工智能生態系統不但有助于我們不斷改進技術能力,也通過為用戶提供人工智能知識和解決方案,進一步推動了我們取得商業化成功。”招股書寫道,該生態系統將與國內外眾多學術機構、商業合作伙伴和人工智能科學家彼此連接,依靠生態系統實現協同效應、創造價值和提升技術,這在僅依賴內部研發和客戶服務資源的情況下是不可能實現的。目前,第四范式的生態系統內包含超過100家公司和數千名人工智能科學家和開發人員,并且正在不斷擴大其規模。

復雜的難題

根據招股書,2018年、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第四范式的經營虧損分別為3.36億元、5.51億元、5.60億元及8.57億元??鄢怨煞轂榛A的非現金薪酬影響后,經調整經營虧損在同期分別為人民幣2.13億元、3.18億元、3.86億元及2.53億元。經調整經營虧損可以更好地反映公司經營表現。

第四范式的虧損并非孤例。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的三年半內,依圖科技凈虧損卻超過72億元;云從科技三年半虧損近30億元;曠視科技近四年虧損超130億元。

與財務上的虧損相比,難以吸引、留住優秀人才更是行業復雜的難題。

近期,字節跳動AI Lab總監李磊離職加入加州大學圣巴巴拉分校,擔任助理教授一事在AI領域引起了很大關注。2020年,字節跳動副總裁、AI Lab主任馬維英宣布離職加入清華大學智能產業研究院擔任首席科學家。

2019年,騰訊AI Lab時任主任張潼加盟創新工場,兼任科研合伙人,并出任港科大和創新工場聯合實驗室主任。

2017年,百度時任首席科學家吳恩達從百度離職后推出了三個AI計劃:AI Found 幫助初創企業從零開始成長;Landing AI 幫助現有公司從事AI項目;deeplearning.ai 則是幫助普通人學習AI。

2017年9月,百度研究院院長林元慶離職,他曾全面負責百度的硅谷人工智能實驗室(SVAIL)、深度學習實驗室(IDL),大數據實驗室(BDL)、增強現實實驗室(ARL),離職后不久行業AI解決方案公司Aibee。

“我們未來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決于高級管理層的持續努力,當中許多成員均難以另尋替代。尤其是,我們依賴高級管理層及高級管理層團隊其他成員的專業知識、經驗和視野。倘任何高級管理層成員不能或不愿意繼續為我們提供服務,我們未必可輕易另覓替代者,或甚至無法找到替代者。因此,我們的業務可能會受到嚴重干擾,且我們的財務狀況及經營業績可能會受到重大不利影響。”第四范式招股書寫道,未來的成功亦取決于能否吸引、招聘和培訓大量合格僱員以及保留現有主要雇員。尤其是,有賴頂尖的研發團隊以開發先進的技術及解決方案,亦依賴富有經驗的銷售人員維持客戶關系。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金融市場研究院主任
主要關注銀行、信托、fintech領域市場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