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經觀頭條 | 站上A股投資邏輯新起點

歐陽曉紅2021-07-30 23:52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歐陽曉紅 李沁 A股短期調整旨在尋找篤定的中長期健康增長?行業監管意在長遠,如果不站在新時代背景下去深刻體會當前這一階段投資邏輯,你也許會一時恍惚:

有人觀望,有人撤退,還有人增倉??盡管經歷大幅盤整的A股兩天蒸發了4.3萬億,但迷失中仍有看多后市、伺機增持的機構。

從破防,到反攻,A股和港股市場經歷了驚魂一周。先是7月26日、27日兩大市場各指數全線下跌,板塊持續跳水,接下來是7月28日、29日的復蘇上漲和7月30日的低迷。

華東一名中型公募基金經理說,“最近這段時間,我會對相對敏感的行業保持觀察,對于因這一波錯殺進一步凸顯價值的新能源、光伏等行業,予以更多的關注。”

“7月初,我們本來比較看空,感覺市場會調整;但降準落地后,我們又重新審視——認為在通脹與穩增長之間,后者是決策重點;因此目前又看多A股。”7月27日,一位投資機構負責人趙楚鵬告訴經濟觀察報。

趙楚鵬并不諱言,他當前的投資策略是做多中證500。之所以看多中證500,其邏輯是,該指數里的科技類如半導體芯片,包括軍工股等外資不會買,波動不大,相對安全。這期間,有人感嘆:中證500股票有點“神”——權重跌它不跌,創業板跌它還不跌。

中證500成分股中,業績向好的公司之占比逾八成,高于整體A股之比。“相對于滬深300指數和上證50指數,中證500指數的業績驅動力更強。”趙楚鵬說。

而來自成熟市場的外資素有“聰明的錢”之稱。數據顯示,北向資金7月26日、27日凈流出175億,市場情緒亦變得不安。但“外資后來沒有再跑,7月29日入場掃貨42.28億。”這天,市場強力反攻,創業板暴漲5.32%,深證成指、上證指數漲幅分別為3.04%、1.49%;這或昭示,雖然政策短期上沖擊了信心,但利好行業長期發展。

讓趙楚鵬有些郁悶的是,大跌前一天即7月26日,其所在機構還在增持;但好在,之后29日的市場反彈令其獲益頗豐。“畢竟,外資占比不大,其也無法左右市場;我們對A股依然信心不減;只不過,投資邏輯發生了一些變化。”

大起大落,到底發生了什么?市場沖擊波背后或是變局當中共識的形成。

望正資本認為,每一個時代都有自己的特征,都有不同的主旋律,而這些都會在股票市場得到充分體現。據上海證券研報分析,目前這輪北上資金的流入減緩和市場對美聯儲的貨幣緊縮預期不確定性有直接關系;另一方面,對互聯網寡頭的反壟斷監管和降低“住房、教育、醫療”成本的一系列舉措,讓市場對相關行業盈利模式和估值體系重新考量。

7月28日晚,新華社刊發《中國股市熱點觀察》一文指出,行業監管政策有利中國長遠發展。中國對外開放的堅定決心沒有改變,資本市場全面深化改革的步伐不會停止。

破局抑或重塑?無論是市場走勢還是資金流向,剛剛過去的幾天可謂大開大合。在新發展階段里,投資主線風向亦漸趨明朗。何謂A股新邏輯?即投資符合過去幾年樹立的經濟治理新機制價值訴求的資產,關注可能成為我國經濟增長引擎的新經濟板塊,把握住結構性行情。

價值重估時刻

7月26日,A股市場和港股市場經歷“黑色星期一”,上證指數跌破3500點,跌幅為2.34%;深證成指和創業板分別下跌2.65%和2.84%,北向資金全天凈賣出128.02億,醫美、白酒、食品飲料、醫療等板塊大跌;港股市場上,教育板塊和科技板塊重挫,恒生指數下跌4.13%,報收26192.32點,創出年內新低。

突如其來的大幅下跌,讓投資者們驚愕;亦有手握重金的投資機構加班緊急開會,討論自身投資的影響及應對之道。

27日,兩地市場再次遭遇大跌行情。上證指數失守3400大關,其與深證成指在盤中一度擊破年線,北向資金凈流出近42億;恒生指數跌幅達4.22%,險守25000點,恒生科技指數更是下挫7.97%,創出其推出以來最大單日跌幅。當日,離岸人民幣兌美元盤中下跌觸及6.52,為4月19日以來首次。

面對連續下行的市場環境,多位機構人士認為,此輪A股市場表現與多種因素相關,包括國際關系方面的不確定性、7月份以來監管政策頻出、熱門板塊業績不及市場預期、市場預期流動性不再寬裕等等。“和前幾次大跌比較,這次調整主要是投資者對政策擔心而產生的‘危機’,并非經濟基本面的問題。”保銀投資首席經濟學家張智威告訴經濟觀察報,因此,當務之急是穩定投資者信心,這需要時間,也需要監管和市場有效溝通。

7月28日晚間,富時中國A50、恒生指數期貨、中概股等悉數大漲。

新華社當晚刊發《中國股市熱點觀察》一文。文中表示,無論是針對平臺經濟還是校外培訓機構,這些監管政策,都是促進行業規范健康發展、維護網絡數據安全和保障社會民生的重要舉措,并非是針對相關行業的限制和打壓,而是有利于經濟社會長遠發展。中國對外開放的堅定決心沒有改變,資本市場全面深化改革的步伐不會停止。

29日,諸如新華社發文、美聯儲繼續鴿、央行逆回購投放200億等多重信息之下,A股強勢反彈,創業板指收漲5.32%,報3459.72,收盤點位史上首次高于滬指。北向資金凈買入金額達42.28億。

管中窺豹,這個時候,也許我們可以從資金的流向中,看出些許端倪:

歷經兩日暴跌,28日,A股基本企穩。市場情緒有所緩解。陸股通北向資金回流80億,A50股指期貨連跌三天后,亦轉漲3%。

據中信證券分析,當周前三個交易日連續調整,期間700多股的跌幅超10%,而7月29日則大幅反彈,上演了久違的百股漲停行情。此背景下,外資流向大幅波動。7月26、27日北向資金大幅凈流出,而近兩個交易日則又轉向凈流入,累計規模達120多億元。據其分析,大跌期間外資進行了較大比例的調倉換股,如大幅增持高景氣度行業,而對傳統的金融、地產行業減持較多。

盡管市場在調整,但外資卻仍舊處于凈買入狀態,7月至今已逆市凈買入42.86億元,連續凈買入月份已達10個。“外資在用真金白銀表明,其還是一如既往地看好A股。”

不過,雖然市場29日全線大漲,但整個7月份來看還是處于震蕩調整階段。截至目前,7月份A股主要指數漲幅均為負,即使表現最強的創業板指數也下跌了0.50%。

周五(7月30日)收市后,本月上證50指數跌10.46%創66個月最大月跌幅;上證跌5.4%,創26個月最大月跌幅;滬深300跌出近三年、33個月最大月跌幅7.9%。

而離岸外匯市場上,據吸引子科技觀察,繼27日人民幣貶值情緒跳升之后,次日繼續上升,中短期跨境利差已自7月初開始倒掛,并于近一周加劇,顯示外資流出的情緒趨勢并未結束。

據上海證券分析,美聯儲7月議息會議仍保持中性立場。國內重磅行業政策落地后,北上資金仍會抄底結構性機會。7月28日單日北上資金買入金額達到900億元,為2021年以來第二大單日買入金額,賣出819億元,呈現“大開大合”的態勢。買入金額前三位的行業為醫藥生物、食品飲料和電氣設備。但長期看,A股市場繼續擴大開放,未來北上資金仍將保持凈流入的趨勢。

換言之,市場邏輯重構時刻,短期看,囿于各種內外負面因素的影響,趨利的資本仍會觀望;長期而言,人民幣資產仍備受資本的青睞。

正如,畢馬威《2021年第二季度的風投脈博報告》顯示,亞太區在第二季度的風險投資數目和金額分別為1998宗和380億美元。區內十大交易分布印度尼西亞、印度、中國、新加坡和韓國,其中中國占風險投資總額逾半以上。第二季度區內退出活動急增,其中中國的退出總額更創下十個季度以來新高。

畢馬威方面認為,近日的監管變化亦更進一步吸引風險投資者關注在中國專門發展電子商務、共享經濟及物流業務的二三線科技公司,為這些公司帶來不少機遇。“長遠而言,中國新的反競爭法將有助促進公平競爭,并為其他平臺參與者提供更多空間進入市場以鼓勵競爭和創新,加強中國企業在本地以至全球的競爭力。”畢馬威中國香港新經濟市場及生命科學主管合伙人朱雅儀指出。

7月29日,道富環球市場公布的2021年7月份《道富投資者信心指數》顯示,該指數由6月份經修訂后的96.6點上升4.0點至100.6點。這一上升主要是受北美地區投資者信心指數躍升9.3點至105.1點所推動。同時,歐洲地區投資者信心指數小幅上漲1.8點至92.8點。而亞洲地區投資者信心指數繼續下滑,較6月下跌4.8點至87.0點。

現在,“從境內到境外的交易部門都在思考這樣一個問題:監管機構下一步可能會采取什么樣的行動,以及市場的估值是否已經反映了潛在風險。”云核變量董事總經理劉夏說。

A股新邏輯

而變局之下,國際關系、產業鏈布局、金融貨幣體系等均在或將發生改變;過往價值體系建立起來的估值、投資邏輯可能也會生變。

譬如,以互聯網類公司為例,其資本邏輯是用大量資金筑成早期的企業護城河,以搶占市場,而有了市場絕對優勢之后,再進行各種的變現。其商業模式可以長期虧損,只要能壟斷市場。教育科技類公司也是同理,通過前期低成本的大量獲客占領市場。

有人形象比喻:過去互聯網公司的估值邏輯,相當于一張高息債附加一個看漲期權;因此備受追捧。

再看看,現在發生了什么?7月27日收盤,騰訊的市盈率逼近20倍,如果再跌,騰訊的PE就跌到1字頭了。

表面上看,似乎企業也好,資本市場也罷,均未對近期一系列變化做好準備。但并非沒有洞悉宏觀趨勢的先行者,如一季度就已經清倉教育股的高瓴。當行業的目標與資本的目標相悖,且同時發生時,那么,資本化的行業可能就會受到沖擊。

就此,幾年前就出臺了相關試點政策警示風險,但或未引起市場足夠的重視。部分機構采取減持、清倉教育股的操作;但大多數的投資者或許對此尚未有所反應,“幾乎跌懵了!”

一位股權投資者張央感嘆:“這兩三年做股權投資的‘坑’太多了!今年上市了的有一大半兒上市之后股價都在跌,然后還有好多都已經自動撤回IPO申請不上了。”

摩根士丹利中國首席經濟學家邢自強表示,在基本消除貧困之后,中國在下一個發展階段的目標是實現“共同富裕”,浙江作為示范區,在近期發布行動綱領時強調,“共同富裕”并非“絕對平均”,關鍵之處在于,政府會加快完善社會保障體系,促進中產階級收入提高。

邢自強認為,盡管中國經濟去年一枝獨秀,但當前國際經濟金融環境顯著轉變,下半年有三大挑戰:托底經濟增長,防范信用風險,維護投資信心。

挑戰之一是呵護市場信心,亟需厘清監管框架、加大交流溝通:自去年底至今,中國對數字經濟、教育、房地產開展新一輪監管風暴,符合過去幾年樹立的經濟治理新機制的三大準繩,即國家安全、產業自主、社會公平,方向是明確的。但由于框架尚處于轉變之中,難免存在資訊和交流的不對稱性,讓市場有些措手不及,海外從媒體到商界也存在疑慮,充斥了一些一邊倒的片面解讀。

誠如,新華社發文表態,中國經濟持續向好的基本面沒有發生變化,中國改革開放的步伐依然堅定,中國資本市場發展的基礎依然穩固。

某全球宏觀對沖基金負責人、荷馬金融顧問宋衛國告訴經濟觀察報,一方面,市場投資隨著政府的關注重點發生了重大的變化:即政府致力構建更加公平的一種社會;過去野蠻生長的網絡科技類盈利頗豐;相信此類型的公司也需要重塑與轉型。另一方面,政府的公平政策之轉變旨在希望建設一個更加公平的社會,而這種轉變需要高科技的支撐,像制造業、產業自主等均需技術創新。

機構亦普遍認為,未來A股結構性行情將保持不變,看好順應政策趨勢科技板塊。泰達宏利基金表示,科技興國的國家戰略下,國家積極攻克卡脖子領域,投資者加倉半導體等電子板塊。星石投資認為,從長期來看,國內資本市場向好的趨勢并沒有改變。一方面,國內有利的政策環境支撐著A股市場長期向好。另一方面,從資金增量的角度來看,A股市場也趨勢向好。向后看,A股市場或將迎來長期的資金流入。

而這也是A股新邏輯之起點,即投資符合三大準繩“國家安全、產業自主、社會公平”價值訴求的資產,關注可能成為我國經濟增長引擎的新經濟板塊。“中國未來的大牛股在哪些方向?我認為概率最高的兩個賽道:基礎材料(新能源、電子、半導體、光學)和種業(生物基因),事關全球統治力的產業制高點(產業安全、能源安全、農業安全)。”中國社會科學院教授劉煜輝表示。

財信證券研報判斷下半年:A股市場上面臨的系統性風險不大,并存在結構性行情。建議重點關注具備業績確定性的高景氣、高成長賽道,以及可能成為我國經濟增長引擎的新經濟板塊,把握住結構性行情。

其建議配置五個方向:碳中和主題?,F今中國正全力推進“碳中和”目標,風電/光伏等清潔能源正加速替代傳統能源,可關注新能源、環保等。新經濟主題。高端技術制造業可能是未來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建議重點關注具備國產替代加速、行業快速增長的芯片半導體、計算機軟件、高端智能制造等。消費復蘇主題。隨著居民消費能力的恢復,消費持續大概率繼續復蘇。下半年地產竣工也將繼續回暖,可關注消費、家電板塊等。生物醫藥主題。醫藥屬于具備長期價值的行業,并且在疫情完全得到控制之前,還存在著短期機會,同樣值得關注。通脹主題。大宗商品方面,全球流動性充裕加上需求向好,對相關資產的量價形成有利支撐,建議關注有色、稀土的機會等。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趙楚鵬、張央為化名)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經濟觀察報首席記者
長期關注宏觀經濟、金融貨幣市場、保險資管、財富管理等領域。十多年財經媒體從業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