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規范校外培訓,緩解“雞娃”焦慮

敬一山2021-06-18 19:17

敬一山/文 近日,整治校外教育培訓機構出現備受關注的大動作。教育部新成立校外教育培訓監管司,其主要職責包括:承擔面向中小學生(含幼兒園兒童)的校外教育培訓管理工作,指導校外教育培訓機構黨的建設,擬訂校外教育培訓規范管理政策等。

今年以來,國家在整治校外教育培訓方面持續發力,之前網上也不乏一些猜疑,整治會不會是一陣風?以為過了這陣還會“濤聲依舊”。新職能部門的成立,徹底消解了這些質疑。校外教育培訓監管司的成立,是一個鮮明無比的信號,規范校外教育培訓,會是一個常抓不懈的工作。各方最好是趁早打消不切實際的幻想。

從近一段時間各地查處的一些案例看,校外培訓機構長期野蠻生長積累的問題確實較多。比如最常見的刺激焦慮。“你來,我培養你的孩子;你不來,我培養你孩子的競爭對手”,這類的廣告語不是網絡段子,而是培訓機構真正用來攻破家長心理防線的武器。

教育投入,本來就存在很大的彈性。要不要給孩子報培訓班、報多少培訓班,是很主觀的判斷。如果校外培訓機構過度發育,線上線下大肆推廣、惡性競爭,是很容易造成家長的焦慮和盲從。

最近就有一則新聞,有家境很一般的母親,省吃儉用花40萬去報培訓班,結果現在機構關門,舉家陷入困境。家長重視教育的心情可以理解,可如此遠超承受能力的砸錢,顯然是非理性的。教育培訓機構從一個媽媽身上一下賣出40萬的課,也難免讓人懷疑其“職業道德”。辦培訓機構賺錢無可厚非,可如果一個教育培訓機構對“教育”的理解出現偏差,賺錢成了最大甚至唯一考量,這樣的市場是不健康的。

此外還有更常見的虛假宣傳問題,在各地校外培訓機構中都很常見。培訓老師明明只有5個月教齡,對外宣稱3年教齡;明明只是普通的培訓老師,對外宣稱畢業于名校,或者有知名中學的教學經驗。這些自抬身價的欺詐行為,在任何行業中都不能容忍,教育培訓行業自然也不例外。

可是不得不承認,在過去這些年的野蠻生長過程中,對校外培訓機構的監管是很粗放的。諸如這些夸大宣傳、亂收費等現象,都成為法不責眾的痼疾,沒有家長去較真,也就長久存在著。如此大規模的一個產業,不在規范管理上多下些功夫,也不太正常。

如果說以上這些,還是運營層面的具體問題,那校外培訓機構更值得反思的,則是他們的定位。前些年很多家長之所以選擇讓孩子去課外培訓,是因為有不得已的考量。有些是校內老師課上教學有“保留”,更多教學內容要去課外輔導;有些是課外輔導有助于招生入學。

在今年5月份,北京市教委就曾發布通報,叫停海淀區“優才教育”的線上學科類選拔考試。這個違規考試不僅存在超前超綱培訓,而且涉嫌將培訓考試(測試)結果與中小學招生入學掛鉤。

課外教育培訓本來的定位應該是“輔助”,可現實中有些地方甚至發揮了取代校內教育的功能,這就把參加校外培訓逼成了“剛需”。這種錯誤扭曲,才是最值得警惕的。

相信新成立的校外教育培訓監管司,能在厘清校外培訓的邊界上有所作為。整治不是取締,讓校外培訓機構明晰定位,發揮教育的“輔助”功能,這樣的教育市場才是健康可持續的。

(作者系資深媒體人)

版權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經濟觀察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