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第四屆中國影視資本峰會盛大舉行 行業大佬攜手潮流新將,共啟行業盲盒

2021-06-16 13:18

2020年疫情“黑天鵝”加速行業洗牌,傳統電影商業體系正在改變;

2021年是“十四五”開局之年,如何把握今后五年資本市場的走勢?

新格局下,大文化產業的投資與消費邏輯是什么?

6月11日,由每日經濟新聞、上海電影股份有限公司聯合主辦的“第四屆中國影視資本峰會”如約而至。這是一場關注量達億級、影響力無與倫比、集“財經+影視+跨界+融合”四位一體的產業資本盛會。

1

第四屆中國影視資本峰會現場

上海電影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王健兒,每日經濟新聞董事長、總編輯聞達,賽富亞洲投資基金創始管理合伙人閻焱,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中銀國際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徐高,中國電影副董事長、總經理傅若清,萬達文化集團總裁/萬達影視集團總裁曾茂軍,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華誼兄弟副董事長、CEO王中磊,博納影業集團行政總裁蔣德富,遠景能源CEO張雷,易凱資本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王冉、紅杉資本中國基金投資合伙人張宇、弘毅投資董事總經理崔志芳、盛趣游戲首席執行官謝斐,融創文化集團總裁孫喆一,泡泡瑪特中國區總裁司德,貓眼娛樂首席執行官鄭志昊,盈展·數字商娛主席司徒?聰、東吳證券研究所聯席所長、董事總經理張良衛、著名導演、演員、編劇陳思誠等影視界、資本界、  學術界、包括實體、文旅、潮玩等圈層的21位重磅嘉賓首次相聚一個論壇,實現資源互通、跨界融合。

把脈行業動向前瞻新趨勢

在“十四五”開局之年,中國下一輪發展的新動力在哪?文化消費將會出現哪些新場景?

在第四屆中國影視資本峰會上,閻焱、姚洋、徐高為行業帶來宏觀的前瞻與預判。

2

峰會主旨演講嘉賓:閻焱、徐高、姚洋

馳騁創投圈二十多年,清醒、犀利、一針見血,是閻焱一貫的風格。“電影投資都是高風險,賺錢是小概率事件。”峰會現場,閻焱表示,不少電影投資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情懷和眼球。

與此同時,閻焱認為電影投資的大小與投資回報之間的關系是,“大小投資回報都不好,但從經驗總結上來講,體量在5000萬元~8000萬的中等投資較好。”

“越來越清晰的是,內容為王,投電影要抓住觀眾的淚點。但觀眾的淚點不同,永恒的淚點是愛、恨、情、仇、報恩等。”閻焱認為,偉大的電影都反映了人類某種永恒的情緒和感情,包括大票房電影。“短視頻方興未艾,小成本網絡電影擁有不少機會。”

作為中國頂尖高校智庫的領軍人物,姚洋參與并推動了中國改革開放的進程。他堅持務實主義,用嚴謹的學術影響時代,從中國經驗中挖掘出最普遍的價值和意義。“只要保持5.5%-6%的增速,我國2028年有望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

“未來電影內容與互聯網文化產業新賽道的結合是機會所在。”年輕的經濟學家徐高,有著券商人士和嚴謹學者兩重身份,他在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開設的金融課程備受北大學子追捧。徐高在現場指出,將電影的內容與互聯網文化產業結合起來一定會產生奇妙的化學反應,可以創造極大的想象空間。

大佬齊聚尋求電影投資新路徑

互聯網、產業資本、文旅巨頭……影視市場不缺新的玩家,頭部公司和電影人正在進行著資源集中的探索。中國電影的投資新路徑究竟是什么?

3

峰會圓桌對話一

這些年,傅若清參與了《金剛川》《我和我的祖國》《我和我的家鄉》《你好,李煥英》等百部優秀影片的出品發行。如今的他,已從幕后走上臺前,承擔著電影“國家隊”的責任,不斷推動中國電影的工業化水準提升,讓電影藝術不斷綻放魅力,滿足人民群眾對文化審美的新期待。

峰會現場,在談及未來資本和中國電影的關系時,傅若清強調,未來資本市場在保持關注電影龍頭企業方向之外,還應該更多關注電影的其他屬性,比如藝術性、產品屬性等。“在中國電影帶來的產業化發展和技術進步下,中國電影仍有很大增長空間,未來資本在電影領域的投資會更加多元化。”

當下,線下影院生存艱難、線上沖擊線下、爭奪優質內容……疫情無疑讓傳統院線行業意識到自身風險抵御能力的不足,但同樣也蘊含著生機和變化。萬達文化集團總裁、萬達影視集團總裁曾茂軍曾茂軍認為,電影有兩個核心驅動,一是內容,二是技術。2015年~2016年,資本大力追逐電影,推高演員成本,誕生了大量粗制濫造的內容,但現在資本泡沫已經破滅。經過兩年沉淀,中國電影市場將于2022年迎來大年。

“這個行業沒有新的公司上市,也沒有辦法融資,直接使得行業中的中堅企業、上市公司也出現資金問題.”峰會現場,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直言,當下資本市場對影視行業基本采取了一種接近封鎖的政策。幾個因素的疊加之下,王長田認為,影視行業正處在資本投資的低谷。“什么時候能過去?還看不清楚。”

從投資人的角度來分析,弘毅投資董事總經理崔志芳認為電影投資的新路徑,有兩點值得關注,一是IP和版權,真正擁有IP和版權庫的公司,是最有持續性發展價值的,也是跟資本市場理念對接的;二是科技驅動,不管是5G這種硬件科技,還是基礎設施建設的到位,對于整個影視行業和文化大行業來說,都是一個節能和提效的。

新老玩家同臺論劍共啟盲盒

若影視與潮流、時尚結合在一起,未嘗不是一個新盲盒。

第四屆中國影視資本峰會,是一次新老朋友的同框:中國電影、上海電影、光線傳媒……影視圈的精兵強將,在這里遇上新消費的廣闊藍海。

4

峰會圓桌對話二

科技、社交、新興市場與零售結合的全新生命力正在破繭而出。泡泡瑪特執行董事、集團首席運營官、中國區總裁司德認為,拆開盲盒包裝的一剎那很開心很激動,但也可能很沮喪,因為不喜歡,可能會分享,這就形成了裂變,盲盒是非常具有社交屬性的方式。談及影視與潮玩的結合,他認為,好的消費品和衍生品,可以延長影視IP的生命周期。

移動互聯網推動的巨浪下,如今內容太多、短視頻發展也太快。百年電影工業置身于全新的時代中,是挑戰也是機遇,新的場景將就此誕生。

從業者們可能還沒想明白,后浪們就已經玩起來了。比如劇本殺、密室逃脫,完全可以和影視圈雙向輸血。今年春節前后,《刺殺小說家》《唐探3》的劇本殺相繼發行上市。在電影拍攝時,劇本殺開發團隊便與電影主創們一同磨合創作;在電影上映前,劇本殺先行上市,起到拉玩家去電影院的轉化效果;電影上映后,劇本殺成為電影的線下場景、長尾效應凸顯……從“唐探系列”走向“唐探宇宙”,峰會現場上,陳思誠分享了他開發大IP的得與失。他認為,電影產業已到了不變不行之際,“我們(國內)的生產產業鏈是非常完整的,我們在為他們打造玩具,然后又賣在我們自己的市場里面。所以我覺得現在是我們這幫搞創作的人,應該知恥而后勇并拿出產業報國的精神來做這樣的一種努力的時候。”

生命自有其法,商業自有其法,未來正在新人群上慢慢生長出來。

90后登上家族生意的舞臺,描繪地產巨頭的文化版圖。孫喆一這一代的掌門人,會通過他們的追求、喜好和代際屬性為時代和商業刻上烙印。作為融創中國旗下開拓文化產業的業務布局,融創文化在全品類、全年齡段、全產業鏈維度上打造IP,并不斷拓展IP的產業價值,創造文、旅、消費結合的內容。

“做有內容能力的電商公司,把IP與新消費、新場景結合好。”孫喆一現場透露了融創文化的定位。

潮流、后浪之外,時尚力量和資本的注入,將為影視產業帶來無限活力。

今年2月,前《VOGUE》中國版總編輯、時尚圈最有“權勢”的女人之一,被稱為“時尚女魔頭”的張宇,開啟了人生的另一段新征程——跨界進入資本圈,加入紅杉資本中國基金成為投資合伙人。

作為新消費領域的一名投資人,張宇將專注于時裝、生活、娛樂消費界,支持新一代中國創意品牌和在中國尋求發展的國際品牌?;顒蝇F場,這位新晉投資人直言,第一個職業是第二個職業的投資,過去的一切會是未來很好的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