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哈弗混動即將全面落地? 長城牽手寧德保十年“糧草”

劉曉林2021-06-12 22:20

經濟觀察網記者 劉曉林 實習生 胡耀丹 一周之前長城汽車與寧德時代簽署的“十年之約”,讓長城主力品牌哈弗的新能源布局浮現一角。6月9日,哈弗H6 HEV(混合動力車型)作為長城泰國工廠首款車型投產,也成為哈弗旗下首款投產的第一款新能源車型,這讓哈弗在國內的新能源產品落地計劃再次受到關注。

針對此,經濟觀察網記者從長城內部獲悉,哈弗品牌在國內最早上市的混動車型將是赤兔的混動版,哈弗赤兔HEV在今年4月上海車展發布,5月底即有消息傳出該車預計將于今年6-7月上市,也即近期就將推出。而另外兩款哈弗品牌混合動力車型——哈弗H6 HEV和哈弗初戀HEV,目前還沒有確定具體上市時間。

在新能源上,哈弗旗幟鮮明的首推混合動力車型。但這一戰略的落地并不容易。早在2017年,長城汽車就對外公開釋放消息稱,將于當年推出哈弗品牌旗下首款搭載插電式混合動力的SUV車型,同時,純電動車的產品研發也在規劃當中,但并未提及具體上市日期。

之后便數度傳出關于哈弗首款混動車型的不同上市時間表,但最終因為多重原因,該計劃不斷被延宕。直至今年3月,關于哈弗混動車型的準確信息才再度釋放。

首先是哈弗“神車”H6的混合動力版車型在3月的泰國曼谷車展上全球首發亮相。同時有消息傳出,哈弗初戀HEV的面世也在推動之中。而今年3月登上工信部新車目錄的哈弗赤兔HEV則在上海車展上被率先發布。

多款混動車型同時進入上市倒計時,這意味著,長城哈弗在新能源產品研發和供應鏈環節已完成實質性推進。

據悉,哈弗赤兔HEV(混合動力汽車)基于檸檬混動DHT系統打造,將搭載1.5L發動機,最大功率101馬力,匹配的是被外界廣泛關注的長城DHT 100混動變速箱,工信部綜合油耗為4.6L/100km。

檸檬混動DHT出自檸檬平臺,是長城汽車自主研發的混動技術,該技術同時運用于WEY品牌中WEY 摩卡、WEY 瑪奇朵等多款混動車型。

另一方面,隨著哈弗首款新能源車型的落地,長城在新能源核心技術——電池方面的計劃也浮出水面。一周之前,長城汽車與寧德時代宣布雙方簽署了十年長期戰略合作協議,深化合作的意向。官宣中雖然未透露這份“十年之約”的具體合作細節,但提到“早在2016年,長城汽車和寧德時代已開始車型的合作開發,此后雙方在哈弗、WEY、歐拉等多個品牌展開了全方位的技術研發和供貨合作。”

這為哈弗在2017年就計劃推出混動車型的信息提供了支撐,也意味著哈弗在混動車型上的戰略雖不斷調整,但始終未中斷。

值得注意的是,工信部的新車申報資料顯示,哈弗赤兔HEV與哈弗H6 HEV在電池的搭配使用上有一個異曲同工之處——它們均搭載了鎳鈷錳酸鋰電池,儲能裝置總成均來自于蜂巢能源。同時,哈弗赤兔HEV的儲能裝置單體來自于寧德時代,而哈弗H6 HEV的儲能裝置單體則來自于寧德時代和比亞迪兩大電池供應商。這意味著,寧德時代或將成為哈弗品牌的主要供應商。

作為電動車中最重要的零部件之一,電池已被各大車企視作“兵家必爭之地”。隨著電動汽車市場規模擴大,越來越多的主機廠已經加入到自建工廠的行列中來,包括大眾集團、奔馳、通用、吉利、長城,而長城也打造了蜂巢能源以在電池領域中奪得“電池話語權”。

但從長城與寧德時代最新簽署的戰略合作協議來看,至少在往后的十年之中,長城仍然要選擇與寧德時代以及比亞迪合作以保持旗下車型電池的多樣化需求。

長城的新能源戰略已經全面啟動,但成立剛三年的蜂巢能源目前尚未在數量和技術上成熟到能夠“自給自足”,讓需要時間和不斷的投資來助其壯大實力。

蜂巢能源蜂巢能源成立于2018年2月,由長城汽車的動力電池事業部獨立而來。2019年7月,蜂巢能源對外公布了疊片工藝、無鈷材料和四元材料電芯產品規劃;2019年11月,其常州金壇動力電池工廠一期4GWh產能正式投產;2020年12月,蜂巢能源常州二期工廠啟動,預計2021年有效產能將達6.91GWh。

進入2021年,蜂巢能源對產能的擴張更加迅猛。1月-2月,分別與四川遂寧經開區個浙江省湖州市南太湖新區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合作內容皆為投資70億元建立年產20GWh動力電池工廠;4月,又與安徽省馬鞍山市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將投資110億元在當地建設動力電池電芯及電池包生產研發基地,規劃年產能28 GWh。此外,蜂巢能源位于常州金壇動力電池工廠三期在今年2月開工建設。

但蜂巢能源急速擴張的產能,卻難以跟上長城汽車龐大的銷量目標與哈弗品牌緩慢邁出的電動化步伐。2020年,長城汽車銷量約為111萬輛,其中哈弗品牌貢獻了約75萬輛,占約67.57%。根據長城汽車5月發布的股權激勵計劃,在2021-2023年三年,其銷量目標為149萬/190萬/280萬輛,按照哈弗品牌當下的67.57%份額來算,其銷量約將達到100萬/128萬/189萬輛。從哈弗品牌開啟混動化進軍新能源的趨勢來看,其對電池的大規模需求將快速釋放。

與寧德時代相比,蜂巢能源的體量還太小。中汽協數據顯示,1-4月動力電池裝車量累計為31.6GWh。其中,蜂巢能源1-4月以0.57GWh的裝機量位居第8,站穩了國內裝機量TOP 10,但相比寧德時代16.04GWh的裝機量相差甚遠。

蜂巢能源尚處于擴張的階段之中,長城需要合作更大型更有品牌號召力的供應商。哈弗的兩款混動車型同時使用蜂巢能源與寧德時代、比亞迪三家家企業共同制造的電池,這意味著,在長城汽車自建電池公司蜂巢能源的背景下,長城汽車與寧德時代的“十年之約”多了一份技術交流的意義,長城汽車在自建電池廠爭搶話語權的路上也將與其他企業“合作共贏”。這被認為是長城汽車在蜂巢能源蓄力發展的過程中,為獲得穩定的電池供應和保持技術先進性而做出的應對之策。

有意思的是,去年5月,蜂巢能源去年曾與寧德時代“叫板”,發布了兩款無鈷電池,并高調地將無鈷電池的性能與寧德時代、比亞迪和特斯拉等企業進行對比宣傳。據媒體報道,蜂巢能源無鈷正極材料已于4月8日在常州金壇園區正式量產下線,而此前炒熱無鈷電池的寧德時代卻仍在研發之中。

蜂巢能源這匹來自主機廠的“黑馬”,同時也在獲得資本的青睞。今年2月,蜂巢能源宣布獲得35億元A輪融資,該融資將主要用于研發新技術和擴大產能。蜂巢能源的目標是在2022 年進軍資本市場,2025年全球產能達到200GWh。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行業產業報道部主任
關注汽車產業發展趨勢、行業性事件、企業動態;全程記錄國內新能源汽車的發端、升溫、爆發,以及每一次新技術浪潮;對自動駕駛、造車新勢力、汽車行業投資、上市公司資本運作以及汽車產業政策變動進行持續性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