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科大訊飛劉慶峰:想走向更大的舞臺,就要走出舒適區

2021-06-12 11:58

疫情“黑天鵝”仍在徜徉未飛遠,但在過去一年半多的時間里,已給每個個體、不同產業、不同的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等,帶來印記不一的影響,這個影響還將延續和深化。

其中典型表現之一是,數字化技術、人工智能在疫情危機中面臨更多挑戰,但同時也迎來更大更宏闊的發展機遇期。這背后既是趨勢所然,包括技術發展、政府重視、行業需要等,人工智能在多行業領域的創新在增加,帶來對這些行業重塑改造之義;也有疫情帶來的新場景、新領域的需求,推動人工智能在更多領域的應用開拓,或應用深化。

正如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峰在科大訊飛成立22周年(6月9日)所發內部信中所說,疫情是“檢驗人工智能是否真正實用的演武場”。

以科大訊飛為例,其多個業務板塊在過去半年中得以較快發展:教育業務的“因材施教”項目在鄭州和武漢落地,業務增長約70%以上;學習機受到家長和學生好評,業務增長約200%;消費者業務穩步增長,B端軟件完成率同比超90%,C端軟件同比超52%,C端硬件“618”開門紅,銷售額同比超108%。

同時,科大訊飛醫療業務的“智醫助理”項目從安徽走向全國,服務覆蓋1億多居民超過3.8萬基層醫生;智慧城市的“數字江淮”建設將開辟其省級根據地模式;企業數字化轉型業務也打開新局面,其“訊飛圖聆平臺”得到工信部和安徽省重點支持,牽頭打造面向中小企業的數字化轉型平臺。

對這些新成績,劉慶峰在內部信中提到,系統性創新和戰略根據地是支撐科大訊飛業績高速增長最核心的兩個引擎,也是科大訊飛未來五年最重要的成長路徑。

他也提出新的思考和要求,即單點技術持續突破,已成為科大訊飛的習慣;但單點技術門檻總是會被后來者逐漸趕超,固守一個單一技術必然會流于平庸,進入技術和應用的紅海??拼笥嶏w既要在一個又一個新的技術領域開辟天地,不斷在技術的“無人區”探索,更要通過系統性創新形成獨一無二的核心競爭能力,從而在戰略根據地上達成整體創新,形成科大訊飛自己的行業品牌。

作為人工智能的巨頭之一,其掌門人的這些話語又折射出哪些信息?

一是不同行業對人工智能的需求深化,當前仍有不少不少技術“盲區”待攻破,這些空白點是挑戰,更是機遇,這也意味著未來市場競爭中,核心新技術的單點突破依然關鍵,會是人工智能各企業間保持追趕或趕超引領的必然手段之一,

以教育行業為例,公開信息顯示,我國基礎教育的學生有數億體量,而積弊已久以“教”為中心的傳統教育模式,尚未能完成顛覆性改變和升級,新技術的突破依然是關鍵,人工智能與教育產業的進一步深度融合,將有可能從技術上推動教育大變革,真正改變“以教定學”的時代,以學定教、個性化教育的趨勢將更加明顯。

劉慶峰在內部信中也提到,技術上,正是有了從合成到識別,到語義理解;從中文到英文,再到多語種;從語音到圖像;從感知到認知;從能聽會說到能理解會思考等一個個的突破,科大訊飛才能承建當前唯一的認知智能國家重點實驗室,成為國家首批四個人工智能開放平臺之一,成為人工智能領域“國家隊”。

他同時提到,業務上,如果滿足于從語言學習到智能評價,就沒有當前的“因材施教”,讓每個孩子得以享受優質均衡的教育。

二是隨著競爭加劇、技術進步及創新能力提升等影響,單點技術能力將難以構成業務核心壁壘,其有效競爭力保持的周期、覆蓋范圍等都將可能相對縮短,于是,藉由更多核心單點的創新,并構建系統性創新能力,在點與面雙維度保持有效競爭力,也是必然。

第三個方面則可延伸來看,疫情帶給各行業、各國家以及整個人類社會經濟發展的影響,不僅會是覆蓋面的進一步擴大,也將是縱深度方面有更多表現,這給人工智能產業的后續發展提供了確定性指引,也營造出一些不確定性或未知的潛在空間,這些昭示出,人工智能企業也將面臨確定與不確定交織的新競爭環境,它們需要面對更多的變量。

劉慶峰在內部信所說其實有暗合上述新境況之義。他表示,我們想走向更大的舞臺,就是要做那些跳起來才能夠得著、逼自己不斷往前突破的事情。走出舒適區,是風險防范,更是發展需要和用人工智能建設世界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