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紙產業困局何解

王昕寧2021-06-12 10:02

經濟觀察報 記者 王昕寧 從去年三季度以來,每隔一段時間,關于紙制品漲價的消息就會出現在人們視野當中。

目前,紙價依然維持在高位。根據卓創資訊的數據,白卡紙的市場均價自2020年二季度約5400元/噸漲至2021年一季度約8500元/噸,今年5月市場價仍處于9300-9800元/噸的高位,仍有企業報價過萬。

據業內人士介紹,紙產業鏈從上至下分別為上游造紙、中游包括印刷、包裝、新聞出版等行業,下游為紙制品應用的各個行業。紙價大漲之下,有人歡喜有人愁,從記者的采訪情況來看,廢紙回收行業感嘆春天終于來了,造紙企業的利潤與股價齊飛,印刷包裝廠則叫苦不迭……

中游企業艱難度日

“行業現在確實很難過,今年比去年收入增長了,但利潤卻是下降的。”某中南地區印刷廠負責人吳家柏告訴記者,上游漲價對印刷行業、包裝行業的影響非常大,尤其春節前后的漲價非常迅猛,幾乎較之前漲了一倍,白卡紙漲到了每噸上萬元。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21年1-4月,規模以上工業企業中,印刷和記錄媒介復制業的營業收入同比增長24.1%,而營業成本同比增長24.4%,直觀顯示出收入增加速度低于成本上漲速度的情況。

在疫情對工業制造影響大幅減弱的今年,工業數據呈現全面上漲的復蘇態勢。1-4月,印刷和記錄媒介復制業的利潤總額同比增長26.6%。但進一步分析國家統計局數據發現,在今年3月營業收入同比上漲13%的情況下,該行業2021年3月利潤總額為27.6億元,去年3月利潤總額為31.9億元,今年利潤較受疫情影響的2020年反而同比下降13.48%。

4月的情況有所改善,但仍比上年較低。2020年4月印刷和記錄媒介復制業利潤總額為35.6億元,2021年4月為35.4億元,同比略微下降。反映了在紙漲價后,中游企業增收不增利的狀況。

吳家柏表示,目前他的公司還不至于有生存壓力,但利潤空間被大大擠壓。“紙是我們印刷廠商最大的成本組成,它漲價一倍,我們的總成本可能要提升50%~60%,利潤下降了近40%。”他說。

另一家廣東省內的包裝企業高管張小樺對記者表示,其企業所需原材料以原紙、牛皮紙、瓦楞紙為主,“我們紙箱企業本身利潤是非常薄的,毛利率十幾個點,凈利率三到五個點,靠走量。公司所需的上述原材料這一次可能累積漲幅超過了30%,這樣一個漲價基本上是把紙箱企業的利潤要拿掉了。”

與以往的季節性上漲不同,上述企業負責人吳家柏表示這次的漲價潮很不常見:“很多年都沒有見過這么大幅度漲價了。其實漲價是從去年下半年開始的,白卡紙以前漲價可能是一兩百(每噸)地漲,去年開始出現三五百地漲價。尤其是今年春節那段時間,每個月漲,一漲就是1000,有的廠商甚至一次提價1800。而且以前漲價會提前發函、通知,這次漲到后面,有的廠連漲價函都不發了,就是提貨的時候他告訴你價格又漲了多少。”

除此之外,對于為何無法將漲價的成本向下傳導,他說,“上游供應商只有那么幾個,他們說漲價,我們如果不接受只會沒地方進貨。但到我們這里,只能和下游客戶去商量討論,怎么分攤成本。有的客戶簽長期合同的可能不會承擔這個漲價費用,隨時定價的客戶就會要承擔一部分。”

張小樺則表示,“我們這邊都是給企業做配套包裝,漲價需要和客戶談判,因為對很多下游行業而言,比如白電、食品等,包裝成本有一定占比,且我們的下游很多也是一些涉及民生的薄利企業,很難向下傳導??蛻裟芾斫獾慕邮芤徊糠?,但不管怎么樣,我們多少都要承擔上游漲價帶來的成本上升問題,最終一部分成本也會轉嫁到消費者。對包裝企業本身,對下游漲價沒漲起來的就會虧本。”

除了成本上升影響利潤,張小樺說,客戶方面也受倒負面影響,“有的客戶漲不了價,實在沒辦法我們只能減量,甚至不做,客戶也就流失了。”關于應對辦法,他表示,“現在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上游紙價格較低時多進貨,以平滑價格波動;企業內部提高效率、降低成本,裁員在我們公司還沒有,只是原來要招的人,現在肯定是不會招了。”

上述從業者都表示,中游這些企業還在做的都是咬牙撐著,吳家柏說,“雖然漲價還沒有威脅到我自己的公司生存,但已經有一小部分小企業撐不下去倒閉了,比如說今年我手上就買了兩三臺機器,都是從關廠的人手上收的,這里面有很新的機器,那個老板去年才開的廠。大部分人還在支撐、維持。”

原紙漲價的綜合成因

“原紙波動肯定不是歷史上第一次,前幾年其實也有過,只是說這次漲的力度確實有點大。”中國包裝聯合會紙制品包裝委員會常務副主任兼秘書長張耀權如此評價此輪漲價。

接下來,張耀權向記者分析了原紙漲價的原因:一是與目前整個世界形勢有關,在疫情影響下,海外再生纖維漿、木漿等造紙原料價格大幅度上漲。同時,而全球海運、尤其是中國進出口海運出現了暴漲行情,加上全球通脹下大宗商品普漲,這些因素都起了助推紙張漲價的作用。

第二點與國家禁止進口固廢有關。比如包裝用紙,與歐美用木漿作為原料不同,我國包裝用紙原料主要以再生紙為主。張耀權舉例說,“今年和家門口收廢紙的小伙聊天時,他告訴我,我們的春天終于來了!國外廢紙纖維比較長,質量較好,且成本較低,以往我國進口廢紙量很大。這條渠道斷掉后,包裝廠商只能以國內廢紙作為主要原料,廢紙價格相應上漲。”

2017年7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禁止洋垃圾入境推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制度改革實施方案》,要求全面禁止洋垃圾入境,大力發展循環經濟。主要目標為2017年年底前,全面禁止進口環境危害大、群眾反映強烈的固體廢物;2019年年底前,逐步停止進口國內資源可以替代的固體廢物。

根據中金研究所整理的數據,2011到2017年間,國內紙廠每年進口外廢量均接近3000萬噸,滿足了國內約35~40%的廢紙需求。禁廢令頒布后,2017、2018、2019年廢紙進口配額分別同比縮水26%、35%、41%,國內廢紙供應明顯趨緊。

2020年11月24日,生態環境部、商務部、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海關總署聯合發布了一份《關于全面禁止進口固體廢物有關事項的公告》,該《公告》確定,我國禁止以任何方式進口固體廢物,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

紙漿價格近日已經下調,而廢紙依然堅挺。光大證券分析師朱悅在5月30日發布的造紙行業周報中分析道,5月份國常會3次點名大宗商品和原材料價格上漲問題,并提出會打擊囤貨居奇行為,木漿價格下行周期或已確立。自5月10日以來,紙漿期貨持續走低,截至6月10日,紙漿期貨主力合約近1月跌幅達18.69%。

相對之下,該研報認為廢紙可能會維持高位,“我們測算認為2021年禁廢令仍將帶來400萬噸的缺口,將成為后續紙價行情的重要支撐。”相關數據也反映了國內廢紙因供應緊縮而面臨持續漲價。2020年7月下旬,中紙網的廢紙價格行情顯示廢紙指數在1965左右。隨著廢紙價格多次上調,2021年6月8日廢紙指數達2200.99,累計上漲12%。卓創資訊數據顯示,廢黃板紙市場5月價格較4月有所回升,5月30日至6月5日(最新)均價為2300元/噸,與春節期間相當。

對于上游紙企短時間內多番漲價,長沙市印刷行業協會會長白家森則另有看法,他認為這與上游廠商集中度過高有密切關系。他提到,自去年8月金光紙業完成收購博匯紙業后,造紙廠集中度進一步提升。他直言,“此后這輪集體漲價中,觀察到春節前后各大上游廠商漲價的幅度、時間都比較一致,涉及壟斷。今年兩會也有代表對紙漲價進行了提案,多番呼吁調控之后,漲價勢頭才有所緩和。”

2019年5-10月期間,金光紙業(中國)投資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寧波亞洲紙管紙箱有限公司通過集中競價、大宗交易等方式增持博匯紙業股份,累計增持比例達到20%。彼時,金光紙業反復表示不以獲得博匯紙業控制權為目的。

到了2020年1月,博匯紙業發布公告稱,實控人楊延良及其配偶李秀榮與金光紙業簽署股權轉讓協議,擬以每股5.36元的價格轉讓博匯紙業控股股東博匯集團100%股權,金光紙業將取得博匯集團持有的上市公司28.84%股權,此舉將導致博匯紙業實控人變更。2020年8月27日,博匯集團正式發布通告稱,上述收購已順利完成股權變更,金光紙業以48.84%的持股比例獲得博匯紙業控制權。這一事件被視為白卡紙業內老大收購老二,進一步加劇了造紙業集中度上升。

晨鳴紙業亦在年報中表示,造紙行業屬典型高壁壘行業,具有明顯的寡頭經濟特征。

張耀權同樣提到,上游企業與中游企業在漲價后呈現完全不同的現狀離不開現有產業鏈格局,“造紙行業集中度高,幾個大廠占市場份額一半以上,比如玖龍、山鷹、理文、太陽,它們有話語權。相比較起來紙包裝企業多且分散,集中度低,前十家企業加起來市占率也不到10%,這也是我們紙包裝行業一直的問題,沒有話語權。”

供應鏈安全才是關鍵

紙價多次上調給上游造紙廠商帶來了豐厚利潤,晨鳴紙業(000488.SZ)、博匯紙業(600966.SH)、安妮股份(002235.SZ)、太陽紙業(002078.SZ)等多家上市公司一季報成績亮眼。

博匯紙業是以白紙板為最主要產品的造紙企業,白紙板營收占比79%(2020年年報數據)。一季報顯示,公司一季度營業收入40.53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55.49%;實現歸母凈利潤8.1億元,同比增長337.24%。

晨鳴紙業的紙產品主要包括白卡紙、裝角質、銅版紙、靜電紙等,其一季度營收 102.06億元,同比增長67.71%;實現歸母凈利潤11.79億元,同比增長481.42%。

太陽紙業的紙制品主要包括非涂布文化用紙以及銅版紙。公告顯示,太陽紙業2021年度一季度營業收入為76.43億元,同比增長37.66%;實現歸母凈利潤 11.08億元,同比增長106.71%。

博匯紙業在2020年年報中稱,業績提高系受益于國家《關于進一步加強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見》、《關于全面禁止進口固體廢物有關事項的公告》等國家產業政策的變化,行業供需矛盾日益突出,促使行業景氣度回暖,公司產品銷量和價格在2020年度穩步上升。

太陽紙業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一季度的成績主要得益于紙價上漲,銷量并未明顯提升,而且一季度的成績不見得能在二季度得到延續。

談到為何一季度造紙廠利潤非但未受影響,還在大幅上升時,張耀權告訴記者,“現在反映出來是不錯,那是由于去年大量囤積了原材料,據我所知,在漲價之前,有一部分廠商去年低價囤積了大量原材料,到工廠去看都是幾萬噸原材料堆在廠里,今年一提價自然日子好過。我們與造紙協會、造紙龍頭企業也探討過這個問題,今年一季度算是過渡期,現在財報上還反映不出真正的情況。根本問題不解決,再下去也是不行的。”

張耀權提到的根本問題,指的是整個產業鏈的供應鏈安全問題。張小樺受訪時對記者表示,從2016年開始紙價一直沒有平穩過,漲漲跌跌,2016年底那次漲價也很厲害,一度出現過沒紙可供的情況。

張耀權認為,原材料的問題不解決,紙價只會長期波動。他表示,“說起來大大小小那么多因素在影響著漲價,中間也有投機分子囤積居奇,但最終關鍵都指向原材料,供應鏈安全追根到底還是上游原材料的持續穩定供應問題。”

紙漿作為造紙行業的主要原材料,主要來源可歸于廢紙漿、木漿、非木漿,其中又以廢紙漿和木漿為主要原料。木漿主要用于生活用紙和文化用紙;廢紙漿多用于包裝用紙;非木漿多用于生活用紙。以往,我國從美國、加拿大、芬蘭、瑞典、挪威等國大量進口紙漿。

對于廢紙緊缺,張耀權說,“現在國內廢紙是不夠的,協會也一直在向國家繼續反映行業情況,我們是不是可以把廢紙看作一種再生資源,三年過渡期已經把廢紙的標準提升到千分之五,把握好進口廢紙的環保標準,好的資源為什么不能適當引進呢?國外廢紙木漿含量高、纖維長,有很多國外廠商用全木漿造紙,整體品質要更高。”

而對企業來說,禁廢令后,原料問題被直接擺在面前,不解決日子會越來越難,因此各大企業更多地是積極尋求新的應對方式。

此前,造紙廠大量進口廢紙的原因是國外原材料物美價廉。禁廢令之后,大型紙企紛紛展開海外建廠或收購動作,以應對即將到來的變局。玖龍紙業、山鷹紙業在美國、歐洲收購了多家漿紙廠,增加上游原料產能;而太陽紙業、理文造紙則選擇前往東南亞建設制漿造紙廠。

其背后思路是進行“林漿紙一體化”建設,“林漿紙一體化”即以多種形式建設豐產原料林基地,并將造林、營林、采伐、制漿與造紙結合起來,實施林漿紙一體化,形成“以紙養林、以林促紙”的發展環境,形成良性循環的產業鏈。

晨鳴紙業在去年年報中提到,“禁廢令”疊加“限塑令”直接間接地對上游紙漿供給提出了增量需求,對外采用多元化市場工具打好“組合拳”搶占原料國際話語權,對內加快產業鏈建設和完善提升原料自給率保障供給安全將是行業未來一段時期的重要課題。晨鳴紙業目前在壽光、湛江、黃岡等主要生產基地均配有化學漿生產線,木漿總產能達430多萬噸。

玖龍紙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張茵早在2018年一次訪談中就曾公開談到,“原料非常重要,怎么解決原料短缺的問題是我們未來的重點。”她說,“短缺的主要原因是我們的制造業走向國際化,產品走出去,廢紙回不來。所以,我們要走向國際化,要把好的資源引進來,來彌補原材料短板。”

據玖龍紙業年報,公司2020年在上游資源方面已落實了多個國內漿紙一體化項目計劃,未來對優質原料長期穩定供應、生產質量與成本效益的掌握將大有裨益。截至2020年底,玖龍紙業設計造漿年產能為85萬噸。

而太陽紙業對記者表示,作為國內漿紙一體化做得比較早的企業,其擁有山東、廣西、老撾三大基地,目前包裝紙這塊的原材料基本可以自足。其年報顯示,目前在老撾已經形成30萬噸溶解漿、80萬噸高檔包裝紙和40萬噸再生纖維漿的年生產能力。

太陽紙業表示,未來老撾林地建設是公司產業鏈最關鍵的環節,是實現可持續發展、打破原料和環境制約的重要舉措,公司將逐步擴大在老撾的林地建設面積,短期內實現每年新增1萬公頃左右的種植計劃,并在可預見的未來逐步加大種植力度,有效提升公司生產原料的自給率。

針對上下游面臨的不同困境,張耀權說,“我們行業也要抓這個短板問題,要進行‘補鏈’,使整個供應鏈安全可控。正在做的努力包括一方面向政府方面反饋情況,另一方面現在也已經建立了與上游造紙企業的溝通平臺,在了解他們情況的同時,把我們的困難也與他們溝通。我們希望能夠相互理解、相互支撐,能把整個一條產業鏈運營好。”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吳家柏、張小樺為化名)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深圳采訪部記者
關注華南地區上市公司、資本市場,重點跟蹤醫療產業、游戲產業等領域。
郵箱:wangxinning@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