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機構還在扎堆調研 阿爾法收益難尋

李沁2021-06-12 09:57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李沁  6月11日,上證指數從3600點之上滑落,收于3589.75點。這已經是5月27日滬指登上3600點之后,A股市場在這個關口附近震蕩的第12個工作日了。

春節以來的低迷行情在5月下旬迎來轉機,賣方紛紛吹響市場走牛的號角,機構們則在5、6月份馬不停蹄地展開調研,以求搶占在未來業績比拼中得以競出的賽道。

東方財富Choice顯示,近一月內(5月11日至6月11日),機構調研的次數達11510次,制造業成為機構的香餑餑,其投資者接待量更是高達9854次,個股長春高新在一個月內接待的金融機構數量達298次之多。

如此密集的調研,會帶來更多的投資機會嗎?近一個月內機構密集調研的個股中,市場表現漲跌不一。經濟觀察報記者采訪發現,投資者們還是應理性對待“調研熱門股”。它們當中,有些會被機構挖掘價值,持有“靜待花開”;亦有部分被機構調研后敬而遠之。有基金業內人士提示,投資者不要盲目追求“調研熱門股”。過度調研未必是好現象,被過度調研的行業可能很難尋到阿爾法收益。那么,如何研究才能創造真正的阿爾法價值?也有觀點認為,關鍵在于通過“宏觀邏輯、產業邏輯、業務邏輯與財務邏輯”這四個邏輯框架去思考重要的問題。

制造業成調研“熱島”

截至6月11日,東方財富Choice顯示,近一月的機構調研次數為11741次,與上月相比減少19398次,同比減少約38%。其中主板公司的被調研次數為6233,與上一個月相比減少11285次,同比下降64%;創業板公司的被調研次數為4300次,與上月相比減少3638次,同比下降約46%。

盡管機構調研次數大幅減少,但被調研公司的數量降幅不大。近一月共有584家上市公司被調研,其中主板公司有342家,創業板公司有174家,與上月相比分別減少22家、13家。

從行業來看,近一個月接待頻次最高的行業為制造業,接待機構投資者及個人投資者的數量為9854次;其次是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接待機構投資者及個人投資者的數量為1564次。

僅從行業機構調研情況看,近一個月機構來訪量前三的行業為計算機軟件、電子設備制造、生物醫藥,來訪量分別為936家、694家、683家,服裝家紡的來訪量最低,為338家。其中,在計算機軟件行業中,中科創達以288家的來訪量位居榜首,與上月相比有所增長;廣聯達則以267家的數量位居第二名。

在調研的金融機構中,券商的調研次數最多,為538次;基金公司次之,為381次;隨后是信托機構,調研次數為372次,銀行的調研次數最少,為39次。其中,券商中調研次數前三位的分別為中信證券、海通證券、中信建投,其調研次數均超過100次;基金公司中嘉實基金、富國基金、博時基金與華夏基金的調研次數較多,均超過60次。

具體到個股,近一月內,機構對長春高新、中科創達、廣聯達、安科生物、長盈精密的關注度較高,調研總量均超過200次,基金公司與私募的調研次數明顯高于券商。此外,證券公司與基金公司關注的公司明顯不同,證券公司調研次數排名前五的公司包括廣聯達、匯川技術、中科創達、星源材質、周大生;基金公司更關注長春高新、安科生物、中科創達、妙可藍多、長盈精密。

近一個月內機構密集調研的個股的股價表現中,長春高新的跌幅為12.9%,安科生物的跌幅為7.89%,中科創達的漲幅為22.5%,長盈精密的漲幅為15.85%,廣聯達的漲幅為8.84%。證券公司重點關注的個股中,匯川技術近一月的漲幅為10.83%,星源材質的漲幅為58.71%,周大生則有所下幅,跌幅為2.35%?;鸸局攸c關注的個股中,妙可藍多近一個月的漲幅為0.47%。

當下,機構對上市公司進行調研的方式多種多樣,包括電話會議、現場參觀、特定對象調研、分析師會議、業績說明會、投資者電話交流會、路演活動、媒體采訪、線上電話交流等,調研所涉獵的問題也五花八門。

以近一個月內被華泰證券和嘉實基金關注的周大生為例,在電話交流會中,問題涉及消費者需求、產品價格、產品研發、品牌管理、電商運營等方面。其中不乏行業重點關注的直播問題,在被問及“品牌自播和直播合作本質上有什么不同”時,周大生的回復是:找主播、網紅或者意見領袖,本質上是借助流量,我認為不管市場如何變化,自播對公司能力的提升應該更有幫助。在互聯網時代,自播如果做得好,能夠直達消費者,使中間環節扁平化,壓縮成本和費用。從長期來看,兩種模式誰更有效,取決于未來的商業發展,由市場和效率決定。接待過程中,公司嚴格按照《信息披露管理制度》等規定,保證信息披露的真實、準確、完整、及時、公平,沒有出現未公開重大信息泄露等情況。

北京某中型公募基金人士表示,一個正常的或者有價值的流程應該是很辛苦的。通常情況下,調研要進行一系列的準備工作:首先,要熟悉被調研公司的財報、公司的公開信息等;其次,了解該公司的商業模式、相關的運營數據;隨后,與公司的管理層或投資者關系方面的人核對數據;再者,和公司溝通,了解其對未來經營的判斷;最后,綜合產業鏈上下游的參與方、該公司的競爭對手、公司內部人士等信息進行判斷,最終回歸股票價格是否合適、未來的預期收益會有多少等原始問題上面。“市場上不乏不讀財報就去調研的人,然而,有的時候即使你很辛苦地進行了一系列的調研,也很難尋找出阿爾法收益(指絕對收益,通過擇時、擇股管理等手段來獲取的一種收益),不做反貝塔(貝塔收益指相對收益,也就是通過承擔系統風險而獲得的收益)就不錯了。事實上,如果行業不錯、情緒不錯,股價自然上漲,調研在其中并沒有做出多大的貢獻。”上述人士說。

集中調研&投資機會

機構集中調研的賽道能挖掘出投資機會嗎?

答案是不一定。例如,明星基金經理謝治宇在2020年調研過的天融信,出現在其管理的興全合宜2020年年報的持股中;而同年被明星基金經理劉彥春調研的華峰測控,就未出現在當年其管理的基金產品持倉名單中。

一位由大型公募轉至私募的投研人士認為,如果某家公司或行業被頻繁地集中調研,一般意味著很難在從這個公司或行業中挖掘出阿爾法收益。尤其是過度調研,并不是那么好的一個現象,但當下很難避免。事實上,這與調研人員的專業性息息相關,有的行業調研純粹是跟風而至,而部分很好的行業卻鮮有人去調研。

“調研人員想要發現某公司或行業好的投資時點,需要緊跟其運營數據,如果能在財報發布前發現這個事情,便能獲得合適的交易時間。但是,如果其被市場普遍看好,大家跟數據都跟得特別緊,恨不得每月、每周甚至每天都出數據,那么交易時間就沒有了。因為所有變好或者變差的因素都會立刻在股價中反映。在這些過度調研的地方,很難找到超額收益。”上述人士表示。

泰達宏利基金總經理助理權益投資總監劉欣建議,現階段部分股票出現結構性差異,可著重調研一些比較新的投資機會。這些公司可能上市時間不長,但擁有特殊的競爭優勢;也可能成立時間已久,但在過去兩年波瀾壯闊行情中被機構忽略。這些機會往往目前的估值比較低,但其擁有較好的盈利增速。

如此,怎樣的研究才能真正創造阿爾法價值?也有專業人士認為,要學會研究最重要的問題,“宏觀邏輯、產業邏輯、業務邏輯與財務邏輯”這四個維度是看一個公司和一個產業的相互驗證、相互有勾稽關系的邏輯閉環;因為時間是稀缺資產,研究人員需要在正確的路徑上持續積累。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財富與資產管理新聞部 長期關注資本市場、金融科技、金融法規領域,重點探索沉浮其中的人與事。新聞線索可聯系liqin@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