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acronym id="smiqq"><center id="smiqq"></center></acronym>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rt id="smiqq"><small id="smiqq"></small></rt>

豬價跌至7元 股價腰斬 新希望困局求解

張曉暉2021-06-12 09:44

經濟觀察報 記者 張曉暉  2021年6月11日,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000876.SZ,以下簡稱“新希望”)的股價以13.91元收盤,創下公司7個月以來的股價新低;其較2020年9月2日股價最高的42.2元,跌去逾6成,超過1200億市值蒸發。

與此同時,市場上的豬肉價格也跌至低谷,生豬平均價格跌破8元。6月10日,四川地區的豬肉價格為7.0元-7.3元,全國生豬平均價格約為7.74元;黑龍江、甘肅兩地的豬肉價格甚至跌破7元。

一位養殖戶稱,如果今年一整年的豬肉價格都在6、7元,相信很多去年加入這個行業沒有賺到錢反而虧了本的人,會退出很多,到明年下半年就會好些了。“我個人認為今年是不會再有10元以上的毛豬價了,搞不好很多仔豬都會被埋。”

豬肉價格下跌對新希望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2021年6月8日,新希望披露了2021年5月生豬銷售情況簡報,公司5月銷售生豬69.33萬頭,同比增長了40.6%;收入為13.96億元,同比下降了12.75%。商品豬銷售均價18.46元/公斤,2020年7月份,新希望的商品豬銷售價格曾經一度達到36.34元/公斤。

這組數據意味著,新希望的生豬銷售數量在增長,收入卻在下降。一切都是因為豬肉價格的暴跌。有市場人士認為,其原因或在于以前的供需失衡恢復到平衡的正常結果;同時也有季節因素。豬肉價格目前可能還會跌,還會有一段時間的出清,之后隨著國家收儲制度的落地,才會達到新的平衡;因收儲制度能熨平價格低谷、高峰。

每個高管輪當養豬倌

在2021年5月28日的新希望2020年度股東會上,新任未滿一年的總裁張明貴稱,新希望正在改變策略,要求公司每一位高管,都要去養殖場輪流當飼養員。

新希望董事長劉暢介紹了公司最新的情況,最近一個季度的生豬行情,外部環境和公司內部變動都很大。今年上半年,公司經營壓力特別大,一季度的非洲豬瘟疫情,給公司在北方的豬場造成了一定的損失。雖然疫情影響目前已經基本消除,但非洲豬瘟打亂了后續的配種節奏。二季度豬價大幅下跌,新希望的豬群和管理人員的規模,都相比去年增加了好幾倍,暴露出新希望很多問題。

“總裁張明貴帶領的新團隊,正常努力應對各種問題。公司的戰略方向,由過去高速規?;l展,轉而以養殖為核心,提高管理水平為核心的策略上來。會養豬的管理人員,我們不像以前那樣提拔,而是決定讓其留在養殖場內培養出更多優秀的養殖管理人員。公司考核體系也作出相應調整。”劉暢說。“讓會養豬的人留在豬場里,教會更多人養豬,回歸生產一線。”

劉暢還感謝了在場的股東,她表示,在公司遇到巨大挫折的時候,股東仍然選擇與公司站在一起,非常感謝,會努力經營回報股東。

“我們的飼料收入占比超過50%,豬產業接近三成,禽產業接近兩成,食品接近一成,這就是新希望目前的產業架構。豬價的外部環境變動,給企業帶來一定的壓力,我們做了轉變,過去以發展為中心,全面轉向以生產和經營為中心。在養豬方面,我們要求新希望的高管,每年必須拿出固定的時間去養豬場,在養豬場做飼養員的時間,不低于一周。各級干部,我們對每一個管理人員,都規定了在豬場的工作時間。因為豬場是我們核心的資產,也是我們經營的核心對象。”張明貴詳細介紹了新希望經營策略上的調整。“我們的主戰場在豬場,我們一系列管理變革措施的核心問題是提升一線干部的能力,有效地激活一線團隊”張明貴說。

股權激勵已終止

2021年1月8日,大連商品交易所推出了生豬期貨,主力合約為LH2109,開盤價格為29500元/噸,到了6月11日,LH2109生豬期貨價格已經跌至20000元/噸,目前仍然處于下跌趨勢之中。經濟觀察報記者向張明貴提問,新希望為何不通過生豬期貨來進行套期保值,規避豬價暴跌產生的風險。 對此,張明貴回答,生豬期貨目前的成交量太小了,不足以支撐一個大型的豬企去做套期保值。生豬期貨的豬價和現實中的豬價,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關系,他們也在觀察。目前他們有小量的交易,但是交易不多,具體還是觀察為主。

經濟觀察報記者又向劉暢提問,作為董事長是否也會去當豬場飼養員?劉暢稱,自己也是會去做飼養員的,基本上每個月都要去一線(養豬場),這兩個月少一點。另外,生豬期貨市場如果成熟了,公司也會參與。 在2021年初,為了激勵員工,新希望推出限制性股權激勵方案,價格為14.63元/股,當時新希望股價還在25元之上。

到了2021年6月11日,新希望股價最低已經跌至14.06元。股價的大跌,導致激勵方案失去吸引力,按照14.63元的價格已經產生虧損。該股權激勵方案選擇了終止。

在終止的理由上,新希望表示,公司堅定做大做強養豬業務的中長期戰略目標不變,但隨著今年外部環境的變化,從長期價值考慮,公司將更加注重有質量的增長,堅持發展節奏與豬群基礎、隊伍建設、管理能力相匹配,確保有效、有質量的出欄數量和經營結果。鑒于此,公司經審慎研究,決定終止實施本次激勵計劃,公司回購的股份將繼續用于未來公司的核心團隊股權激勵。

在養豬方面,新希望總裁張明貴表示,公司將向同行學習,比如牧原股份(002714.SZ)的標準化養豬場,以及其自繁、自育、自肥的模式。

2021年一季報顯示,新希望取得了292.4億元的營業收入,同比增長42%(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響),凈利潤只有1.37億元,同比下降了91.59%。

一季度的財務數據顯示,新希望的凈利潤,已經遭遇豬價下跌帶來的重創,市場分析,如果6月份豬價繼續大跌,加上新希望去年又在養豬場上規模擴張,其結果可能在2021年上半年錄得虧損。

豬價下跌,公司盈利的不確定性,都給劉暢這位年輕的80后掌門人帶來巨大壓力,新希望能否應對當前的困局,還需要時間來證明。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資本市場部記者
從事新聞行業超過12年,專注于時政、公司新聞報道,擅長采訪、調查、取證和突破。2006年起在經濟觀察報華東新聞中心(上海)工作,2008年派駐重慶,負責西南地區新聞報道。常駐重慶。